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國際  >  觀察
搜 索
美教授:中國特色發展的十大經驗
2018-01-05 08:39:15 來源:環球時報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美國利益》雜志網站1月3日文章,原題:有中國特色的發展現在,中國似乎准備擴大在國際事務中的存在感,並提供一種西方長期以來所推崇的模式之外的發展模式。

  從貢獻中國智慧的角度看,需求似乎不斷上昇。擔任埃塞俄比亞領導人21年的梅萊斯·澤納維2012年去世前就常表示希望本國效仿中國的經濟戰略。他指出自由市場的局限性,並將就建設埃塞俄比亞基礎設施和制造業基礎求助中國。正如不久前《衛報》文章引述一位埃塞俄比亞官員的話稱,『我們落後中國20年,我們要效仿他們,趕上他們。』這樣的國家不只有埃塞俄比亞。其他如盧旺達、哈薩克斯坦和玻利維亞等國都想要復制中國的經濟巨變。

  理解中國成功的關鍵因素有助於發展中國家制定本國戰略。這甚至能有助於美國真正使自身再度偉大。解釋中國的成功有不同方式,但有十大經驗可供發展中國家的領導人和決策者參考。

  1.改革從小農和農村開始中國領導人不是如西方推薦給發展中國家的那樣,簡單地開放農業市場。他們集中於國家政策確保農民具備產量最大化所需的資源、技術和動力。國家仍然牢牢控制價格(並以提價鼓勵)、分銷系統和化肥供應。同時,改善擴展服務、基礎設施、投資農業科研和大規模教育培訓項目,這些做法產生了巨大的收益。只有在農業得到加強後,中國纔在上世紀90年代和本世紀頭10年引入更廣泛的市場自由化改革。

  2.大力投資於知識基礎設施中國對教育和創新進行大投資,培養出了受過良好教育的勞動人口和高技能專業人士,他們推動了國家經濟向前發展。1949年時中國有4/5的人口是文盲,而今天不到1/10。改革時代前上大學的人少之又少,上世紀90年代末不到1/10的適齡學生入讀高校,而今天逾1/4(3000萬人)。中國還建立了從農業到計算機的各個領域的先進研究中心,廣泛傳播有關新科技和生產戰略的信息。這造就了英國一份報告所稱的『吸收發展期』,日益能夠駕馭全球知識和創新網絡。

  3.先有凝聚力後有參與度中國常被批評『專制』,但相比許多定期選舉的發展中國家的領導人,中國領導人對人民更有責任感。對這個看似反常觀點的首要解釋是中國高度的社會凝聚力和強烈的國家歸屬感。中國經驗表明社會凝聚力和精英的責任感是發展的關鍵部分。

  4.建成一個致力於包容性發展的能乾政府在中國,政府具有3個任何發展專家都會點贊的特點,這些特點有助於解釋為何中國表現優於幾乎所有其他發展中國家。其一,中國有一個強勢政府——筆者所指不是其專制特點,而是執政能力。其二,中國有遠比其他多數發展中國家更具包容性的制度。國家確保所有公民參與和受益於經濟增長。其三,中國政府始終致力於推動發展,采取積極主動的政策吸引投資、促增長和出口及發展技術和人力資源。國內外投資者對中國這些努力均表現出信心,為此過去30年向中國經濟投入數萬億資金。

  5.大力投資基礎設施中國對基礎設施各個方面投入巨資,這是最基本的,但很少有發展中國家做到。這對中國吸引投資者及其經濟增長產生深刻的影響。

  6.先試點新政策,然後逐步實施改革在其他國家,政府往往不經試點即引入政策(因為過度自信或國際壓力),而中國向來采取的是試錯、實證的做法,先試驗政策好壞再推廣到全國。漸進方式既降低了風險,也緩和了反對。最初的成功使許多人轉而支持改革。

  7.重視改變激勵措施及消除增長障礙中國沒有像1990年波蘭那樣采取所有價格和市場同時放開的『大爆炸式』改革。相反,中國把重點放在『大問題』如『激勵、流動、價格彈性、競爭和開放』上。

  8.利用金融市場促進發展和穩定西方政策往往假定對金融市場采取放任做法,加上穩定的宏觀經濟和法律制度將產生最優結果。但中國則通過反復乾預,以確保金融市場推進發展和穩定。

  9.利用政府的政策提昇經濟競爭力中國政府優先發展可能具有全球競爭力的某些領域和公司。然後確保它們獲得資本、土地、技術、人力資源和監管方面的支持。中國也在某些時候、某些地方和某些領域利用經濟特區吸引外國投資。所以,中國是有所選擇地戰略性使用保護主義措施。

  10.提高自主能力中國戰略性地使用改革維護其自主,把開放視為捍衛本國利益和發展其經濟的關鍵。中國領導人沒有采取國際社會所主張的放任政策,而是自己決定外企進入其關鍵市場的條件,大力投資發展新科技以及打造能國際競爭的龍頭企業。有了合適的技術、本土公司和能乾的國家機構,中國把全球化視為能贏的博弈。

  成功沒有一套固定的公式,源自華盛頓和別處的不勝枚舉的失敗模式就是例證。中國在改革時代始終務實,采取根據結果評估的戰略,不照搬現成的政策,從多方吸收理念和技術。其他國家也可能受益於這種非西方正統的方案。如今,中國影響力上昇,及西方霸權減弱,而特朗普政府對發展中世界毫無興趣。這種形勢下,非洲、拉美和別處的國家更有可能向中國取經。它會奏效嗎?全世界正拭目以待。(作者是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保羅·尼采高級國際研究學院教授級講師賽思·卡普蘭向陽譯)

責任編輯:孫宇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