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國際  >  國際新聞
搜 索
牢牢把握人民幣匯率選擇的主動權
2018-01-09 14:32:38 來源:人民網-中國經濟周刊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中國作為一個正在崛起中的大國,人民幣匯率的溢出效應也逐步增強,與此同時,中國的金融市場還不夠發達,體制機制仍需完善。2015年『8·11』匯改之後,人民幣匯率形成市場化改革步入深水區。我們將如何完成匯改未竟的任務?《匯率的博弈:人民幣與大國崛起》重點突出了大國經濟角度的匯率選擇,強調匯率選擇沒有最優解,而只有目標確定後手段、工具與目標的匹配。匯率改革的核心更在匯率之外,要加強配套措施、協調推進。

  開放經濟條件下,匯率是重要的經濟變量和政策工具,是統籌對內平衡和對外平衡的樞紐。從政策工具的角度看,匯率選擇不僅包括匯率制度,也包括匯率政策。其中,匯率制度確定的是國家匯率制度的基本取向,具有長期性、穩定性;匯率政策反映的是不同時期匯率水平的強與弱、供求的松與緊,具有短期性、可變性。任何時候都要避免因匯率政策的短期需要延誤了匯率制度的改革方向,更不能把短期政策長期化、機制化,制約匯率的資源配置和宏觀調控作用發揮。

  匯率選擇沒有一勞永逸的最優解

  從理論上看,固定匯率、浮動匯率和有管理浮動都各有其優劣性,關鍵是要綜合考慮經濟規模、發展狀況、內外環境和政策目標等因素,纔能做到『兩害相權取其輕、兩利相權取其重』。關於最優匯率選擇的國際共識是,世上沒有任何一種匯率選擇適合所有國家,也沒有一種匯率制度適合一個國家的任何發展階段。中國歷史上的匯率制度演變,以及1994年匯率並軌以來在有管理浮動匯率制度框架下匯率政策操作的實踐,都符合這一基本共識。

  經濟穩是貨幣穩的前提

  雖然匯率選擇與宏觀經濟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系,但是匯率往往只是經濟基本面的外在表現,單寄希望於調整匯率制度來改善經濟是不現實的。在經濟本身的問題沒有得到解決的情況下,調整匯率制度未必會有提振經濟的效果,積極調整經濟結構、處理經濟本身存在的種種問題纔是根本辦法。當然,改革的同時如果能夠選擇適宜的匯率安排,則可讓經濟在未來輕裝上陣,起到錦上添花的效果。

  中國的匯率選擇需要考慮國情

  中國是正在崛起的經濟大國,而大國政策選擇要優先考慮貨幣政策的獨立性,要在資本項目可兌換和貨幣國際化方面采取更為進取的策略,這就意味著,選擇清潔浮動(指中央銀行對外匯市場不采取任何乾預活動,匯率完全由市場力量自發地決定)應該是我國匯率選擇的必然結果。但另一方面,我國本質上還是發展中國家、轉軌經濟體——金融市場深化程度不足、國際金融一體化程度不足,特別是金融市場化改革尚未到位,經濟機制不完善。全面深化改革強調既要發揮市場的決定性作用,又要更好發揮政府的作用。對外貿易投資發展需要提供穩定的匯率錨做支橕,對匯率浮動進行一定管理,有助於減輕匯率超調對實體經濟的衝擊,降低經濟改革和挑戰不確定性的風險。

  不要浪費匯率穩定創造的調整時間

  當前無論采取穩定匯率、市場乾預還是資本流動管理等操作,都是為未來人民幣匯率走向清潔創造條件,都是為國內經濟轉型昇級爭取時間、創造條件。任何制度安排都是中性的,未來人民幣匯率市場化以後,並不意味著人民幣匯率必然昇值或者貶值。無論是政府還是市場,最終還是要逐漸適應匯率彈性的增加,要樹立正確的金融風險意識;不能用市場判斷替代市場操作,要用好匯率避險工具、控制好對外敞口風險;不要把對外投資等同於炒作外匯,而應該理性、有序地進行對外資產配置。

  成功的匯率轉型更在匯率本身之外

  匯率浮動並不會自然帶來貨幣政策的獨立性。要充分利用匯率浮動帶來的好處,需要加快貨幣政策轉型,按照對內平衡優先的原則確立貨幣政策目標,在此基礎上建立市場化的利率形成機制、調控機制和傳導機制,並進一步嚴肅貨幣紀律。同時,現階段,跨境資本流動管理是出清外匯市場的重要手段。即使未來匯率自由浮動以後,為解決資本自由流動狀況下的『二元悖論』難題,資本流動管理也是不可或缺的。可借機建立起一套跨境資本流動管理的宏觀審慎安排,更好地在進一步擴大開放過程中維護國家金融安全。當然,任何匯率制度改革或跨境資本流動管理措施,都不能代替經濟結構調整和改革,只是為經濟基本面的改善爭取時間。此外,還要加快包括外匯市場在內的金融市場建設,有深度、有廣度的金融市場是抵御跨境資本流動衝擊、維護匯率平穩運行的第一道防線。

  夯實支持匯率平穩轉型的長期保障

  恰如其分的宏觀政策以及結構性改革的推進是任何匯率制度能夠良好運行的長期保障。要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夯實經濟均衡、協調、可持續發展的基礎;加快經濟發展方式轉變,提昇要素市場的配置效率,擴大內需的同時繼續轉變外貿發展方式、提高利用外資質量,大力發展服務業,把擴消費與『補短板』結合起來;推進現代企業制度改革。落實上述匯率改革的前提條件或者配套措施,一方面,可以提高匯率制度成功轉型的概率,降低改革的風險;另一方面,『磨刀不誤砍柴工』,很多工作即使沒有匯率改革也是要做的。

  長遠看要實施強勢人民幣政策框架

  推行強勢人民幣政策,不是要人為地持續推動人民幣匯率昇值或固定在較高的水平上,而是要讓市場相信政府維護人民幣的信心和能力。強勢人民幣政策需要克服既擔心本幣昇值影響出口競爭力,又擔心本幣貶值增加對外債務負擔的『浮動恐懼』。為此,有關當局應適時、平穩地退出現時的外匯市場乾預(包括行政和市場手段的乾預),讓人民幣匯率真正實現有管理的浮動乃至清潔浮動。在此基礎上,強勢人民幣政策的具體內涵是:做對利率比穩定匯率更為重要,加快利率市場化改革,讓匯率政策給貨幣政策松綁;匯率水平變化是結果而非目標,允許匯率根據經濟基本面情況短期波動;匯率政策是對外籌碼而非負擔,支持納入國際經濟政策協調但非單方國際義務,支持加強全球金融安全網建設和區域貨幣合作。

  (本文節選自《匯率的博弈:人民幣與大國崛起》一書,內容略有刪節,標題和小標題為編輯所加。)

  (本文刊發於《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2期)

責任編輯:孫宇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