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國際  >  國際新聞
搜 索
國際輿論批美單邊貿易保護主義
2018-04-02 08:37:13 來源:新華網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原標題:『挑起貿易戰讓全球貿易整體受損』

  國際有識之士普遍認為,特朗普政府擬大規模限制中國對美貿易和投資的做法無視其自身經濟結構性問題,也是對國際多邊貿易體系的挑釁,其結果必將加劇美國的『內懮外患』。美國應該維護開放的多邊貿易體系,通過談判磋商找到解決方案。

  『魯莽的經濟政策妄圖通過抑制進口打擊外國競爭,只會使國內相關經濟部門遭到打擊』

  加拿大《環球郵報》日前發表文章,以苹果手機為例分析中美貿易不平衡的成因。英國市場分析機構馬基特集團調查認為,iPhone Ⅹ的零部件成本為370.25美元,其中,110美元歸韓國三星公司,因其提供了顯示屏;另外44.45美元歸日本東芝公司和韓國海力士公司,因它們提供了內存芯片。此外,中國臺灣、美國和歐洲的供應商也分走了一部分。盡管這款手機最後由富士康在中國組裝,但組裝只佔制造成本的3%—6%。然而,美國目前的貿易統計數字將大多數制造成本算到了中國的出口數額上。

  根據統計,苹果公司去年向美國運送了6100萬部手機。粗略計算,去年iPhone 7系列手機為美國增加了157億美元的赤字,約佔美國對華貿易赤字的4.4%,約佔美國從中國進口的手機和家庭電子產品價值的22%。

  俄羅斯科學院世界經濟與國際關系研究所專家亞歷山大·薩利茨基在接受俄媒體采訪時表示,如果中美打起貿易戰,『幾乎所有觀察家都認為,波音公司有可能成為最大犧牲者。它有在中國市場發展的龐大計劃。它打算未來幾年對華銷售總價值上萬億美元的飛機。中國人可以轉購空客——波音的競爭對手。貿易戰的受害者中還可能有美國生產太陽能板的公司,因為它們與中國公司合作密切。』

  據統計,僅2017年第四季度,苹果公司和波音公司從中國市場獲得的收入分別佔其總收入的20%和13%。英特爾、高通、德州儀器和美光科技的收入,在很大程度上也取決於在中國市場的銷售業績。

  『歷史證明,所有經濟體都無法在通過關稅高築貿易壁壘的同時而不付出沈重的經濟代價。』法國國際關系與戰略研究院副院長、經濟學家西爾維·馬特麗指出,特朗普政府對美國經濟的認識是錯誤的——現代經濟體的高附加值主要來自先進技術和服務,而非冶金工業等舊經濟部門,其工作崗位流失的根本原因在於機械化和智能化的挑戰,而絕非外國競爭。『特朗普魯莽的經濟政策妄圖通過抑制進口打擊外國競爭,只會使國內相關經濟部門遭到打擊,而無法創造新的就業。多達200萬個同汽車、家電、農機或石油設備這些最依賴進口鋼材進行生產的工作崗位將被波及,美國新興的光伏產業也將受到強烈衝擊。另外,這種魯莽的政策會使外國投資者對美國望而卻步。』

  美國舉動會損害中方利益,也會損害美國自身利益,更重要的是損害全球價值鏈

  美國曾是國際貿易規則的主要設計者,而現在的做法卻帶有明顯『破壞者』性質。毫無疑問,美國舉動會損害中方利益,也會損害美國自身利益,更重要的是損害全球價值鏈。中美作為全球產業鏈的重要環節,一旦雙方貿易摩擦昇級,全球商品的成本、流通、價格都會發生不可預測的變化。

  德國黑森州歐洲及國際事務司前司長博喜文告訴記者,自中國加入世貿組織至今,美國在17年內對全球出口增加了110%,對中國的出口則增加了580%,中國從美國的第八大出口市場躍昇為第三大出口市場。從飛機制造商波音公司到餐飲連鎖星巴克,都非常依賴中國市場,通用公司在中國的汽車銷量高於美國本土。近日美股大跌,已顯示出美國經濟界對貿易爭端的擔懮。『經濟政策專家普遍認為,過度的國內消費纔是導致美國貿易赤字的重要原因,並且還會隨著特朗普的減稅政策進一步加強。美國大量進口更多是為了彌補2007年至2009年經濟衰退時期美國企業大量倒閉導致的國內生產力持續下降。』

  巴西經濟學家羅伯托·達馬斯告訴記者,如果分析美國進口貨物的組成,會發現美國大量進口中間品及鋼、鋁等,為下游制造業提供原材料,然後出口制成品到其他國家。美國政府對中國產品征收巨額關稅將使得其最終產品在國際市場競爭力降低並且在美國當地售價昇高,這無疑損害了廣大美國人民的利益。另一方面,當前美國勞動生產率遠高於過去,生產同一產品所需要的勞動力大為減少。因此,設置貿易壁壘不會提昇制造業的就業水平,反而將影響整個生產鏈上美國工人的就業與收入。再考慮到美國主要貿易伙伴對其保護主義政策的報復措施,這將會導致美國出現更高的貿易赤字。

  『特朗普的貿易戰可能讓全球貿易整體受到損害。』巴西前對外貿易國務秘書威爾伯·巴拉爾說,美國的做法將使『全球貿易保護主義昇級』,『作為全球最大的經濟體,美國的保護主義勢頭增強,這可能讓其他國家政府不得不提高貿易壁壘。巴西產品進入其他國家市場的難度也將加大』。

  『要堅持互利雙贏的原則,摒棄零和博弈的思維,不能只想自己得好處』

  在塞爾維亞貝爾格萊德平等世界論壇主席日瓦丁·約萬諾維奇看來,『有些人的思維似乎還停留在過去,以為整個世界經濟都圍繞著美國轉,都必須要迎合美國的意願。在一個已經發生了很大變化的世界裡,特朗普政府應該對全球經濟治理中的多邊主義、相互依存以及多極化有足夠的清醒認識。』日瓦丁·約萬諾維奇表示,一個國家既想關起門來保護自己的產業,又想推動經濟高速增長,在經濟全球化的今天,是不現實的癡人說夢。

  烏克蘭反極端主義研究所所長、烏克蘭議會歐洲一體化委員會前主席奧列格·紮魯賓斯基認為,各國都應堅持開放,而不是采取封閉做法。當前,中美兩國在經貿領域各有優勢,彼此受益。中國在貨物貿易上有順差,美國在服務貿易上有順差,這就是開放帶來的好處。針對美中兩國貿易赤字問題,雙方應通過談判來找到平衡點。『只要是談判,就要堅持互利雙贏的原則,摒棄零和博弈的思維,不能只想自己得好處。』

  『中美經濟相互依賴性大,使兩個世界大國成為彼此最重要的貿易伙伴和投資來源國。』俄羅斯科學院遠東研究所研究員弗拉基米爾·彼得羅夫斯基認為,中國的產品、勞動力在美國經濟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中墨問題研究中心主任杜塞爾認為,特朗普政府對華采取的貿易保護措施無疑會給中國和美國帶來負面影響,而這些影響是中美雙方都不願意接受的。美國減少從中國進口商品,就會從別國進口,或是使用本土生產的商品,這在一定程度上會增加企業運營成本,最終轉嫁到美國乃至全球消費者頭上,而特朗普政府顯然不會為此埋單。

  杜塞爾說,中國自上世紀70年代末實行改革開放以來,社會經濟迅速發展,對外開放程度不斷提昇,如今中國一些產品的競爭力已經超過美國和其他發達國家,被全球消費者所認可。『中美兩國之間存在貿易逆差是客觀事實,特朗普希望減小雙邊貿易逆差,但這對中美兩國來說並不容易。如不解決產品競爭力這一根本問題,減小貿易逆差就無從談起。如果中美兩國能夠坦誠相見,共同協商,將能找到比設置關稅壁壘等障礙更好的方法。』

  (本報渥太華、莫斯科、巴黎、柏林、巴西利亞、裡約熱內盧、墨西哥城、布魯塞爾、基輔3月31日電記者吳雲、吳焰、張曉東、葛文博、馮雪珺、范劍青、張遠南、王驍波、任彥、譚武軍)

責任編輯:焦志明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