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國際  >  東瀛傳真
搜 索
戰後日本經濟周期波動的新特點
2018-04-14 14:59:42 來源:人民網-國際頻道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戰後日本出現了16次經濟周期波動,較之戰前表現出一些新特點,如周期縮短、周期波動幅度縮小、多種周期形式相重疊、在中周期視角下的擴張期延長與長周期視角下的慢性衰退延長等等,究其原因,在於固定資產頻繁更新與設備投資頻度加快、技術革命與技術創新迅猛發展以及政府對經濟運行的深度乾預。

  張季風在文章中指出,經濟周期波動是一個既古老又現實的問題,也是研究日本宏觀經濟繞不開的問題。二戰前日本曾出現過多次經濟危機,戰後也屢屢出現經濟周期波動。根據日本官方的測定,戰後日本共出現了16個經濟周期,每個周期長短不一,其演進軌跡也各具特色。整體而言,與戰前相比,戰後日本經濟周期波動出現了一些新的特點。

  (一)與戰前相比,戰後的經濟周期明顯縮短,擴張期長於衰退期

  諸多經濟理論和經濟實踐都已表明,無論是何種類型的經濟周期都是大略的概數,戰後日本的經濟周期也是如此。關於戰前日本經濟周期的研究有很多成果,周期劃分方式也多種多樣,但以十年一個周期的劃分為主流。現有的研究成果表明,戰前日本共發生了五次經濟危機,分別在1890年、1900年、1907年、1920年和1930年,平均相隔九年左右發生一次。

  但是,戰後以來,日本的經濟周期出現了明顯縮短的現象。截至目前,戰後日本出現的16次經濟周期中,第一次周期起始時間不詳,第16次周期正處於進行時,因此只能計算第二次至第15次的14個完整周期。在這14個周期中,全周期持續時間最長的是第14次周期,總時長為86個月,即七年零兩個月。全周期最短的為第八次周期,持續31個月,即兩年零七個月。全周期的平均時長為52.3個月,即四年零四個月,還不足戰前的一半。

  戰後資本主義經濟周期縮短,不僅僅出現在日本,歐美多數國家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經濟周期縮短的現象。事實上,早在100多年前馬克思就指出:『直到現在,這種周期的延續時間是十年或十一年,但絕不應該把這個數字看作是固定不變的。相反,根據我們以上闡述的資本主義生產的各個規律,必須得出這樣的結論:這個數字是可變的,而且周期的時間將逐漸縮短。』戰後日本經濟周期的縮短,進一步證實了馬克思的這一科學論斷。

  (二)經濟周期的波幅變小,經濟危機對社會再生產的衝擊及其產生的震蕩明顯減輕

  眾所周知,戰前日本出現的經濟危機都曾經給日本經濟發展造成沈重打擊,特別是發生在20世紀30年代初的『昭和大蕭條』對日本經濟破壞極大,對此後日本的經濟、政治及社會都產生了重大影響,日本甚至因此而發動了對外侵略戰爭。反觀戰後日本,雖然也曾出現過十幾次經濟蕭條,但均未達到經濟危機的程度。

  具體來看,在20世紀70年代中期以前的七次周期,周期波動性比較強烈。1956—1973年度的經濟高速增長時期,年均經濟增長率達到9.1%,最高年份高達12.4%,最低年份時也達到5%。由於經濟增長率較高,這一時期的景氣波動幅度也比較大,高峰和谷底比較懸殊。但是,即便在谷底也基本未出現過負增長,只有1974年出現過一次負增長,而且還主要是因為第一次石油危機這一外部因素造成的。這些周期波動中的衰退,如比較著名的『鍋底蕭條』以及『昭和40年蕭條』,雖然對經濟產生了一定的震動,但影響並不十分嚴重。

  第一次石油危機後,日本進入經濟穩定增長階段,經濟周期的波動幅度變小,再也沒有出現20世紀50、60年代那樣的高速增長。1974—1990年度日本的平均經濟增長率為4.2%,最高年份時達6.4%,最低年份時為1.9%,高峰和谷底的差距還比較大。90年代初泡沫經濟崩潰以後,日本經濟陷入長期低迷,1990—2013年度的平均經濟增長僅為0.9%,2014年度的實際GDP增長率為-0.5%,2015年度和2016年度均為1.2%,2014—2016年度的平均增長率僅為0.6%。如此低的平均增長率,導致經濟周期的波動幅度越來越小。

  從以上的分析不難看出經濟增長率對日本經濟周期波動的影響:在高速增長時期,周期波動幅度較大;進入低速增長時期,周期波動幅度較小。石油危機以後特別是泡沫經濟崩潰以後,日本經濟陷入長期慢性衰退,導致其經濟周期波動幅度進一步縮小。而且,即便在高速增長期的經濟周期波動幅度較大,也因為都處於正增長范圍之內,所以對經濟的衝擊不大,所產生的震蕩亦不明顯。泡沫經濟崩潰後,日本經濟進入慢性衰退,經濟周期波動幅度越來越小。這一時期日本經歷了五次周期波動,但給國民經濟帶來的損失和震蕩都不大。

  (三)多種周期形式復合交織,慢性衰退突出

  除了馬克思主義經濟危機周期理論,19世紀中葉以來,還有許多經濟學家提出了不同時間跨度和類型的經濟周期理論,其中影響比較大的有朱格拉周期、基欽周期、康德拉季耶夫周期以及庫茲涅茨周期。縱觀戰後日本的經濟周期波動,單用上述某一種周期循環形式已很難予以闡釋,因此日本學者提出了所謂『復合循環』概念,即多種周期形式已經復合交織在一起,甚至界線都難以區分。田原昭四等學者通過投資率數據證明了日本戰後的前20年也存在十年一個周期的現象。日本經濟研究中心也做過類似的研究,認為在石油危機以後日本仍存在設備投資循環周期現象。日本內閣府現行劃分的戰後16次經濟周期的全周期平均時長為四年多,很接近基欽周期。大川一司的研究表明,1880—1960年的80年中,日本大約出現了3.5個長循環周期,一個周期約為22年,基本符合庫茲涅茨周期規律。關於日本經濟發展史上是否存在長周期,目前還沒有明確的研究成果出現,但是筆者認為,戰後前30年的日本經濟發展大體相當於長周期中的擴張期,20世紀70年代中期以後進入下行通道,慢性衰退已持續20多年,截至目前日本經濟仍處於這一長周期內。

  概言之,戰後日本經濟,從1945年至2011年,經歷了一個康德拉季耶夫(創新)長周期、兩個庫茲涅茨(建築)周期、七個朱格拉(設備投資)周期和16個基欽(庫存調整)周期,這些長短不一的周期相互交織在一起,相互作用,相互影響,共同推進了日本經濟的發展。

  如果從GDP增長率來考察,戰後日本經濟發展很明顯可以分為三個周期,即(1)從20世紀50年代中期到1973年,大約20年,屬於高速增長時期,年均增長率接近兩位數;(2)1974年到1991年,大約20年,屬於中速增長時期,年均增長率大約為4%;(3)1991年泡沫經濟崩潰後,日本經濟一蹶不振,即使在經濟周期的擴張期也沒有明顯的高增長,慢性衰退成為主基調。

  日本經濟之所以陷入長期慢性衰退,其原因是多方面的。僅從需求與供給的關系來看,總需求在日本經濟陷入衰退後持續下降,人口老齡化與市場飽和又導致總需求進一步下降;而追趕任務完成後,後發優勢完全消失,創新能力不足,導致總供給能力下降。再加上規制改革滯後、政府經濟政策失誤以及外部環境惡化等多種原因的共同作用,結果使日本經濟至今尚未擺脫長期慢性衰退。

  (四)戰後日本經濟周期波動發生新變化的基本原因

  1.固定資產頻繁更新與設備投資頻度加快

  馬克思主義認為,固定資本更新是危機具有周期性的物質基礎。戰後日本經濟周期縮短的物質基礎,同樣也是頻繁的固定資產更新和大規模的設備投資。

  20世紀50年代起,特別是1956年進入經濟高速增長時期以後,日本的固定資產頻繁更新,規模迅速擴大。據日本經濟企劃廳統計,戰後初期至1973年日本共經歷了六次設備投資周期,平均每個周期約為四年,與戰前的平均十年一個周期相比大大縮短,與戰後日本經濟周期的平均時長大體相當。

  不僅是設備投資的頻率決定經濟周期的長度,而且設備投資額的增幅還決定了經濟周期的波動幅度。總體來看,1956—1973年度,日本的設備投資總額也很高,平均年增長率高達17.3%。高速度增長的設備投資拉動了經濟高速增長,也擴大了這一時期的經濟周期波動幅度,高峰與谷底之間形成了很大的振幅。第一次石油危機以後,日本經濟進入穩定增長,1974—1990年的設備投資平均年增長率降至6.0%。泡沫經濟崩潰後,日本經濟陷入慢性衰退,1991—2015年的設備投資平均年增長率進一步驟降至0.55%。設備投資的減速,導致日本經濟周期波動的幅度大大降低,甚至變得微乎其微。

  2.技術革命與技術創新迅猛發展

  技術革命和技術創新不僅推動人類社會繼續進步,也成為推動經濟周期運行的動力,自然也成為戰後日本經濟周期縮短和波動幅度縮小的原因之一。

  戰後發生的技術革命,其規模之大、影響力之深,是前所未有的。在技術革命的推動下,新產品、新工藝、新管理模式和新產業部門不斷湧現,這對日本經濟周期產生了雙重作用:一方面,引起固定資產更新的擴大與加速,從而波及國民經濟的各個方面,引起『投資召喚投資』,導致經濟周期中景氣階段的頻繁出現和時間延長;另一方面,新的技術革命和技術創新使資本積累與生產規模迅速擴大,但節能技術的發展和經營管理水平的提高,又使得單位GDP所消耗的資源迅速縮小。

  戰後日本的技術革命推動信息化和微電子技術得到廣泛應用,使耐用消費品更新的周期加快,同時也使產品的生命周期縮短,在經濟社會各個領域不斷創造出新的需求,持續刺激經濟景氣。另外,高新技術引起了新的設備投資需求,使固定資產更新周期縮短,導致更高的設備投資率,從而縮短了經濟周期的長度。以微電子特別是信息通信技術為中心的技術革命,導致產業結構輕量化、產品模塊化、知識服務化以及企業規模小型化,結果造成了生產受周期各階段波動的影響也相應變小。同時,由於互聯網技術的進步,對經濟發展的預期、預測更加准確,資本主義所固有的生產無政府狀態的盲目性也有所減弱,經濟受生產過剩危機衝擊的程度大大降低。日本也得益於此。

  戰後技術革命和技術創新還推動了日本產業結構的昇級。20世紀70年代中期以後,第二產業持續萎縮,第三產業不斷擴大。經濟周期的本質是生產領域的工業生產周期,當危機來臨時,制造業將首當其衝遭受打擊,但不會立刻波及非生產領域,因此第三產業或者說服務業在一國經濟結構中比重越大,這種傳導就會越遲緩,其結果是,經濟周期波動的幅度自然也會縮小。

  3.政府對經濟運行的深度乾預

  在經濟周期縮短的背景下,如何應對不斷發生的周期性危機或者說衰退,成為戰後日本歷屆政府的主要職能。從長期視野來看,戰後日本政府的各種經濟政策和方針,在某種程度上都直接或間接地同反危機或反衰退有關。日本政府主要是通過經濟計劃和產業政策、貨幣政策、財政政策等渠道,對宏觀經濟進行乾預。

  (1)經濟計劃

  在發達國家中,日本可能是最重視制定綜合經濟計劃的國家,也是經濟計劃體系最完善的國家。日本的經濟計劃大體可分為中長期經濟計劃和年度計劃。幾乎每更換一屆內閣,就要制定一個中長期計劃。2000年11月小淵惠三內閣推出的《謀求新生的政策方針》是經濟企劃廳制定的最後一個綜合經濟計劃,至此日本共制定了14個綜合經濟計劃。進入21世紀,日本雖然沒有制定綜合經濟計劃,但取而代之的是內閣府制定『經濟財政運營與改革基本方針』和『長期增長戰略』等類似綜合經濟計劃的文件。這些經濟計劃雖然不是指令性計劃,但對民間企業經營具有指導意義,而且具有協調社會各利益集團和階層關系的功能,發揮著減少企業盲目生產、進而降低周期性經濟危機衝擊強度的作用。

  (2)產業政策

  日本的產業政策頗有特色,日本學界對日本產業政策的功過有各種議論、褒貶不一,中國學界也就產業政策問題發生過激烈的爭論。筆者認為,對產業政策的討論不能離開經濟發展階段,不能離開時代背景。從經濟實踐來看,日本的產業政策在經濟高速增長初期或者說在經濟追趕階段是卓有成效的,至少對緩解結構性比例失調、結構性危機和周期性危機震蕩發揮了重要作用。

  戰後初期日本政府就曾采納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家有澤廣巳提出的『傾斜生產方式』,解決了煤炭和鋼鐵短缺的瓶頸問題,使戰後復興得以順利實現。20世紀50年代中期到70年代初,日本政府通過產業政策重點扶持了能帶動經濟全面發展的以鋼鐵、石油化工、造船和汽車為主要內容的重化工業,同時使傳統工業中的紡織、制絲和采煤等產業有序、緩慢退出。70年代中期到80年代初,日本政府又重點扶持了電子計算機、微電子、光學機械和新材料等產業部門。進入21世紀,雖然沒有特別明確的產業政策出臺,但日本政府積極推動IT產業、機器人、互聯網、物聯網、健康產業、人工智能等新興產業發展的態勢也是顯而易見的。

  (3)貨幣政策與財政政策

  二戰後,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一直是日本重要的反危機工具。從貨幣政策來看,日本銀行依靠利率政策對貨幣發行量和總需求水平進行調節。20世紀70年代中期之前,日本長期采取人為的低利率政策,使企業能夠低成本地獲得所需的大量資金,從而創造了高速增長的奇跡。80年代中後期的泡沫經濟時期,日本經濟異常過熱,日本政府又提高利率水平,終止了經濟過熱,避免更大危機的出現。但是,也正是由於這種經濟政策上的『急剎車』,使泡沫經濟崩潰,日本經濟陷入長期低迷。

  從財政政策來看,日本主要是通過財政預算和補充預算來調節供需平衡。一般來說,當經濟衰退時,政府就會采取擴張型財政政策,投入大量的公共投資,大興土木進行社會基礎設施建設,以此來擴大有效需求,延緩危機的到來或縮短危機的時間;當經濟景氣時,政府則采取緊縮型財政政策,對總需求實行抑制。從戰後日本的經濟發展史來看,後者極為少見,基本是前者。特別是泡沫經濟崩潰以後,為了刺激經濟復蘇,日本政府連續不斷地采取擴張型財政政策,1992—2015年共實施了20多次緊急經濟對策,財政支出累計達300多萬億日元。大量的財政投資雖然削弱了經濟危機的強度,但也導致日本財政狀況不斷惡化。

  (作者為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員張季風、本文為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日本學刊》特稿,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如需轉載,請注明作者姓名及出處)

責任編輯:孫宇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