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國際  >  國際新聞
搜 索
美洲峰會折射美拉關系裂痕
2018-04-16 13:54:11 來源:人民日報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第八屆美洲國家首腦會議4月14日在秘魯首都利馬閉幕,會議最終通過《利馬宣言》。來自30多個美洲國家的代表承諾團結協作打擊腐敗,但在委內瑞拉和古巴問題上分歧依舊。自美國總統特朗普上臺以來,美國同拉美國家摩擦爭端不斷增多,美拉關系陷入低谷。與此同時,美國正試圖拉攏秘魯、哥倫比亞等『拉美盟友』,以打壓委內瑞拉和古巴,達到分裂拉美的目的。利馬峰會再次讓外界感受到美洲國家組織內部日益加深的裂痕。

  美古雙邊關系前景堪懮

  作為西半球最重要的首腦會議,此次美洲峰會受到國際社會較大關注,來自世界各地約2000名記者前來參與報道。在美洲峰會開幕之際,特朗普宣布聯合英法對敘利亞實施軍事打擊。美國發起的這次軍事行動給美洲峰會蒙上陰影,拉美國家紛紛呼吁維護國際和平與秩序,防止緊張局勢昇級。古巴、玻利維亞等國代表在會上譴責了美國的空襲行動。

  出於『掌控美國對敘利亞的回應』及『全球事態』,原本計劃與會的特朗普未能參加美洲峰會。這是1994年首屆美洲峰會舉辦以來,美國總統首次缺席這一會議。總部設在華盛頓的智庫『美洲對話』主席希夫特坦言,特朗普缺席在一定程度上表明拉美在目前美國外交政策中處於次要地位,也極大降低了對美拉共同尋求有效解決地區問題的期望值。

  在3年前的第七屆美洲峰會上,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與古巴領導人勞爾·卡斯特羅舉行了兩國斷交半個世紀以來的首次正式會晤,美拉關系出現回暖跡象。但特朗普上臺後,並沒有出臺系統的『睦鄰』政策,而是在『美國優先』理念指引下,在貿易、移民、外交等多方面對拉美國家態度強硬,引發拉美國家普遍不滿,美拉關系陷入前所未有的低谷。

  在此次峰會上,美國副總統彭斯與古巴外長羅德裡格斯交鋒,頗受關注。彭斯直言古巴是獨裁國家,掠奪了古巴人民的自由。這一指責立即遭到羅德裡格斯的抨擊,認為彭斯是在誤導並忽視事實,警告華盛頓正試圖強加冷戰時代政策,重新建立其在拉美的『帝國主義統治』。羅德裡格斯指稱,特朗普上臺後對古巴的冒犯言論猶如冷戰時期,使兩國關系倒退,要求美國盡快解除對古巴的封鎖,在制定對拉美的政策時不要固守『門羅主義』思維。他還批評美國政府激烈的貿易保護主義缺乏考量,將有損拉美地區的工農業發展和就業問題。分析人士指出,特朗普政府基本否定了奧巴馬政府緩和美古關系的政策,加上美古雙方在委內瑞拉問題上的嚴重分歧,雙邊關系前景堪懮。

  委內瑞拉問題成交鋒焦點

  在此次峰會上,以美國為代表的16個國家發表聲明,要求推動委內瑞拉恢復憲政,這些國家幾乎佔到美洲國家總數的一半。『跟著美國跑』的拉美國家較過去歷屆美洲峰會多,其中包括南美主要大國。以玻利維亞、古巴等為代表的左翼陣營與以智利、阿根廷為代表的右翼陣營之間的博弈越發激烈。沒有與會的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稱,此次峰會上針對委內瑞拉的討論是一個『完整的失敗』,指責美國最新的反拉美左翼策略是以反腐敗為借口,再次乾涉拉美國家內政。

  特朗普上臺後,一直視委內瑞拉為『眼中釘』。自去年下半年以來,美國以委內瑞拉舉行制憲大會選舉、提前進行總統選舉等為由,對委多次實施制裁,馬杜羅和多名高官均在制裁之列。特朗普甚至曾表示,不排除對委采取軍事行動的可能。這一強硬姿態遭到古巴、玻利維亞等拉美左翼國家的反對。

  與此同時,秘魯政府2月以委國內憲政問題為由,撤回了對馬杜羅參加美洲峰會的邀請。玻利維亞、古巴、烏拉圭、尼加拉瓜等國認為秘魯此舉是一種『專斷、狹隘和單邊主義』的行徑,將嚴重影響地區一體化進程。

  馬杜羅則批評秘魯政府阻止他參加峰會以及拒絕向其提供任何必要安保措施,指稱特朗普指使拉美右翼國家聯合對委內瑞拉施壓,『利用』了親美右翼國家。

  此外,巴拿馬與委內瑞拉關系也急劇轉冷。巴宣布對委高官和企業進行制裁後,委政府進行了同等規模的報復,兩國還相互召回了大使。秘魯、巴拿馬政府的舉動,折射出當前拉美左右翼之間博弈的復雜局面,同時也折射著美國乾涉的影子。分析人士指出,美國不斷拉攏拉美國家對委內瑞拉采取強硬政策,拉美國家內部在委內瑞拉問題上分歧加劇。

  墨西哥國際問題專家海因茨對本報記者表示,美國正試圖拉攏秘魯、阿根廷、哥倫比亞等『拉美盟友』,利用這些區域大國組成的利馬集團來孤立和打壓委內瑞拉馬杜羅政府以及古巴社會主義政權,最終起到分裂拉美的目的。『美國不想看到南邊的拉美國家擰成一股繩,認為拉美地區一體化進程的推進會削弱美國在該地區的影響力和話語權。』

  美拉關系未來充滿變數

  曾出任美國前總統奧巴馬西半球事務特別助理的馬克·費厄斯坦坦言,特朗普在拉美地區變得非常不受歡迎,這明顯使得其他拉美國家的領導人難以與美國展開合作。根據美國民意調查機構蓋洛普的最新民調,特朗普執政一年來,僅16%的拉美民眾對其表示認可。

  近來,在移民問題上,特朗普積極推動美墨邊境隔離牆計劃,簽署備忘錄,派遣國民警衛隊開赴邊境協助執法部門填補漏洞,這些舉動引起墨方強烈不滿。墨西哥總統培尼亞日前表示,不接受特朗普『威脅他人和缺乏尊重的態度』。除墨西哥外,美國還與洪都拉斯等中美洲國家在移民問題上存在矛盾。

  貿易問題也常被美國用來威脅墨西哥等拉美國家。去年8月以來,美國同墨西哥和加拿大之間的北美自貿協定重新談判已經歷七輪正式談判,進程頗為艱難。美國已宣布從3月23日起對進口鋼鐵和鋁產品加征關稅,加拿大、墨西哥等美洲國家雖暫時獲得豁免,但美國和加、墨之間的根本矛盾並未消除。此次三方代表在美洲峰會期間再度會晤,但仍未取得任何進展。特朗普日前也對媒體表示,北美自貿協定談判的完結還沒有具體時間表,可能還須花費幾周乃至幾個月。未來美國同墨西哥及其他拉美國家的貿易關系發展令人關注。

  巴西裡約州立大學國際關系系主任毛裡西奧·桑托羅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特朗普上臺後,美國不斷加大對拉美左翼國家的乾預和施壓力度,與右翼親美的拉美國家也因為貿易爭端等問題多有摩擦,一些涉及『美國優先』的歧視性政策和言論正加劇拉美傳統盟友的疏離和猜忌。美國國內政治問題在很大程度上影響著特朗普的對拉政策,這使得美拉關系未來充滿變數。

  (張衛中、陳效衛、張遠南、王驍波)

責任編輯:邱浩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