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國際  >  觀察
搜 索
崔洪建:歐洲會服下法國開的『猛藥』嗎
2018-04-27 15:02:35 來源:環球時報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法國總統馬克龍最近鬧出了不少不小的動靜。且不說法國在打擊敘利亞問題上和美、英站在了一起,那或許只是這位年輕總統想要拉住美國並重溫法蘭西『大國夢』的一時衝動;也不說他仗著與特朗普的『親近感』在歐洲領導人中無出其右,以『歐洲代言人』的身份到訪華盛頓,要把美國留在敘利亞和伊核協議中,爭取歐洲得到美國鋼鋁稅長期豁免等重大問題上發揮影響;眼前讓馬克龍真正操心的,是如何重啟法德軸心並借以推動歐元區改革、迎來歐盟的『復興』。

  德國難被激情點燃

  這些都是關系到法國安身立命、『大國不只是夢』和一體化長治久安的關鍵問題。因此,馬克龍這段時間忙於在柏林、布魯塞爾和斯特拉斯堡(歐洲議會所在地)之間往來穿梭,就是為了說服德國和歐洲議會的議員們支持他的歐洲改革計劃。

  投行出身的馬克龍自有一番營銷技巧。法國版改革計劃的核心內容,還是他去年9月在索邦演講時提出的那套構想,包括在歐盟設立一個『共同存款擔保計劃』、將應對債務危機的『歐洲穩定機制』建設成永久性的『歐洲貨幣基金』,並且要在歐元區設立預算和財政部。

  但那時能夠拿出來打動歐洲人心的還只有一個應對英國脫歐的說辭,現在則又多了意大利極右翼政黨幾乎把控政局走向、歐爾班在匈牙利高票當選等『對自由民主和歐洲一體化的傷害』。因此,馬克龍將能否在目前推進改革視作『決定歐洲未來的冒險時刻』。但謹慎的德國和受到掣肘的默克爾沒能和馬克龍一道被激情點燃。

  和半年多前回應馬克龍時幾乎沒有變化,默克爾盡管表態要和法國達成共識,但更強調『法德合作總是基於不同的出發點』,並且『相互妥協』至關重要。而她的德國同僚則更直言不諱,執政聯盟中基社盟的領導人就指出,『盡管馬克龍嘴上說著歐洲利益,但心裡也想著「法國第一」』。

  在聯合自強從而『外爭地位、內肅民粹』的大目標上,法德顯然具有共同利益但也有巨大分歧。如果任由馬克龍眼中的『民族主義』和『疑歐情緒』蔓延,法德從單一市場獲得的好處將被不斷侵蝕,失去歐盟支橕的法德無論用何種指標看,都將在國際政治舞臺上黯然失色。

  法德問題各不同

  法國的問題是,要做世界大國和歐洲領袖的目標與經濟底氣不足、改革風險巨大的現實之間距離有些大。馬克龍上臺後推出的系列改革,短期內還看不到成果,要想在其他領域繼續推進又會遭遇法國社會的更大反對。因此在他看來,同時推進國內改革和歐元區改革應是兩位一體、相互借力的:勸說德國人拿出更多錢來投入歐元區可以穩定市場信心,為法國營造更好的經濟環境,也可以為其國內改革贏得更多的時機。一旦法國經濟緩過氣來,『歐盟領袖』的地位就有了基礎,又能更大膽地推進歐盟改革。

  連續多年財政盈餘的德國確實也面臨著如何花錢的問題,但把錢花在國內還是歐元區,卻事關政治大局。當年默克爾苦口婆心地勸說德國民眾出錢『援助』希臘時,還能用『德國經濟繁榮植根於單一市場』來做說辭,但如果眼前把錢用去為法國做『嫁衣』,顯然無法服眾。默克爾在這屆大聯合政府中本就受到掣肘,在議會中還要面對反歐元的最大反對黨—選擇黨,無法再像之前那般『任性』。

  而且作為歐元區改革的最大出資方,德國對於項目風險和預期收益顯然更為謹慎,不會全盤接受法國那套激進的改革方案。因此盡管馬克龍把歷史上法德攜手合作的前輩如阿登納加戴高樂、科爾配密特朗都搬了出來,大打感情牌,但德國人也不為所動,抓緊自己錢袋子的手並未放松。

  盡管沒有得到德國及時的熱切回應,馬克龍也並不孤單,急於通過改革來鞏固地位、提昇威信的歐盟機構成為他的同盟。歐盟領導人急於要在6月的峰會上為馬克龍的改革方案加持,無論是強化貨幣聯盟還是設立預算和財政部,都意味著歐盟的權能進一步擴大和集中,何樂而不為?但馬克龍還需要去搞定代表各國也分屬不同政治陣營的歐洲議會的議員們。

  歐洲現實很『骨感』

  2019年歐洲議會將迎來換屆選舉,在其中尚無一席之地的馬克龍的『前進黨』需要為議席奮斗,而這次選舉結果也可以被看做是對他執政以來的首次民意測評。如果成績不理想,不但歐元區改革可能成為泡影,這位改革派總統能留在臺上的時間恐怕也不會太長。盡管馬克龍在歐洲議會慷慨陳辭,但不出意料的是,多數議員用老於世故的口吻勸告這位年輕人『有理想很好,但請回到現實中來』。

  近年來歷經風雨的歐盟確實需要一場改革,各國都有需求,但對於改革路徑還缺乏共識。步調不一的『多速歐洲』已成為現實,但要將不同步調統一在『一體化方向』之下卻著實要費一番腦筋。馬克龍改革的目標是要在歐元區建立起財政轉移支付聯盟,以此來化解南北歐之間發展不平衡的矛盾,但改革需要北方富國掏錢,實際上這又增添了新的南北矛盾:德國就聲稱已和8個北歐富國討論過,大家『一致對激進改革持保留態度』。

  如果南北歐之間的矛盾還可以用錢來解決的話,東西歐之間的觀念和政治分歧就更是橫亙在歐盟改革面前的巨大障礙。與歐盟鬧別扭的中東歐國家多是非歐元區經濟體,如果歐元區改革後走得更快,那原本就經濟欠發達的它們會被甩得更遠。當初加入歐盟的願景和期待也就無從談起,離心傾向將更具民意和社會基礎,一個更快的歐元區將以一個更小的歐盟為代價。這或許是德國等一些國家在面對法國開出的『改革猛藥』面前保持謹慎的另一層更深切的原因。

  雖然內務不堪,但法德在面對任性的特朗普時還是可以一致對外、相互配合的,至少表面上如此。在馬克龍訪美後,默克爾將接踵而去,談的還是同樣的問題,想的也是要把美國留在有利於維護法德乃至歐洲利益的戰略格局和地區安排中。默克爾會如願嗎?法國能否坐穩『大國頭等艙』?這些懸念可能很快就會揭曉。(崔洪建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所所長)

責任編輯:焦志明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