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國際  >  觀察
搜 索
特朗普搬使館 會搬出多少後遺癥?
2018-05-15 08:56:37 來源:解放日報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5月14日,在加沙地帶與以色列接壤的邊境地區,抗議美駐以使館搬遷的人群與以色列士兵衝突時躲避催淚瓦斯。新華社發

  1948年5月14日,當以色列宣布獨立時,美國總統杜魯門只花了11分鍾便匆忙予以承認。2018年5月14日,美國足足花了70年時間,纔將大使館安置在其所謂的『永恆首都』耶路撒冷。有評論稱,隨著美國新大使館開張,以色列將迎來一個驕傲和危險並存的時代。也有評論稱,在中東亂象叢生的背景板裡,這場美國號稱『不蝕本』的遷館,沒有贏家,只有後遺癥。

  以色列:喜中有懮

  美國《大西洋月刊》稱,以色列各色政治光譜中的大多數人都認為,這是一個早該出現的積極舉動。此前聯合國的決議、教科文組織支持巴勒斯坦的投票,都否認了『猶太人與耶路撒冷的聯系』,讓以色列人有種深深的怨恨。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指出,根據1947年聯合國的巴以分治文件,宗教聖城耶路撒冷不屬於任何一個國家,其最終地位需通過談判確定。在過去幾十年的多次和平倡議中,耶路撒冷地位待定的狀況一直沒有改變。直到美國總統特朗普打破這條『慣例』。

  『以色列人希望更多國家效仿美國的做法,制造一個既成事實,呼應其在1980年的憲法認定:耶路撒冷是以色列永恆和不可分割的首都。』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中國中東學會副會長李偉建指出,『不過,特朗普的舉動應者寥寥,就連美國的鐵杆盟友日本都沒有跟進,這也使得這次遷館產生的影響力較為有限。』

  美國《紐約時報》稱,以色列人恐怕很難感到高興,因為他們似乎正在重復70年前曾經做過的一些事:傾聽民防警報、籌備防空洞、部署增援部隊,以應對來自北部、南部和東部的威脅。『以色列如此強大,但與此同時他們很難感到完全安心,』以色列歷史學家湯姆·塞格夫說,『因為他們仍然和國內近200萬、鄰國數百萬阿拉伯人對立隔絕,未來仍然極為黯淡:經歷整整一代人,與巴勒斯坦人達成長久解決方案的前景仍然撲朔迷離。』

  『和全世界猶太人一樣,以色列人也持兩種觀點,』中國中東學會副會長、上海猶太人研究中心主任潘光指出,『首先,他們支持美國的決定,希望遷館的氣氛能夠熱烈;但同時,無論當政者還是民眾都有種焦慮情緒。有一部分人認為,控制耶路撒冷這一既成事實已經維持多年,美國國會也早已批准將大使館遷到耶路撒冷,只是歷屆總統行使豁免權而已,美國完全沒有必要改變現狀,從而平添矛盾激化的風險。』

  巴勒斯坦:憤怒而無奈

  《紐約時報》稱,在新使館火熱開張之際,以色列邊防軍警正准備面對巴勒斯坦人長期壓抑的沮喪、憤怒和失去的耐心。『巴勒斯坦方面自然很憤怒,』李偉建指出,『自3月30日以來,巴勒斯坦在加沙地區發起的抗議活動已持續六周,然而,國際輿論反響很小,關注度很低,巴勒斯坦人很著急也很無奈。』

  『阿拉伯世界正在發生新變化,』潘光說,本來以色列只有埃及和約旦兩個建交國,如今,很多遜尼派阿拉伯國家都與其眉來眼去;沙特與以色列的軍事聯系,甚至已經成為阿拉伯世界公開的秘密。現在,真正反對以色列的只有一些什葉派阿拉伯國家。李偉建認為,阿拉伯國家不能在耶路撒冷問題上抱團,反倒被以色列『塑造』的敵人伊朗搞得四分五裂,這也是巴勒斯坦不得不面對的無奈現實。

  《大西洋月刊》認為,接下來的幾天會有兩個重要節點,不排除巴勒斯坦人會掀起一場風暴。首先,遷館的第二天(5月15日)就是阿拉伯人的『災難日』,巴勒斯坦權力機構計劃於5月14日和15日在拉馬拉附近舉行示威游行。一些以色列官員擔心,屆時大約會有10萬名抗議者,以色列沒有有效的軍事應對舉措。如果有逾萬名抗議者在某個地點試圖闖入,局勢會完全失控。其次,5月15日的日落將標志著穆斯林齋月的開始——這通常是一個宗教情緒異常高漲、容易陷入政治緊張的時期。2014年的齋月,哈馬斯和以色列曾在加沙爆發戰爭。

  『很難預料形勢會如何惡化,』潘光指出,加沙地帶的局勢尤其緊張。南部是日益達到高潮的抗議示威,北部是以色列與伊朗方面在敘利亞不斷昇級的對抗衝突,如果再把黎巴嫩卷入,形勢將更加復雜。但是,對巴勒斯坦而言,以暴制暴並無任何好處。『它現在能做的,只是暫時切割與美國的關系,不承認美國是中東和平的調解方。但它仍然留有餘地,並不打算成為美國的敵人。』

  美國:再捅馬蜂窩

  輿論普遍認為,美國大使館搬遷、特朗普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完全扭轉了近幾十年美國的中東政策。有評論稱,從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到拒絕向聯合國援助巴勒斯坦難民救濟機構注資,再到宣布退出伊核協議,特朗普已向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接連拋出各種政治獎勵。在支持以色列及其右翼領導人上,特朗普比他的任何一位前任都走得更遠。

  『美國並不想引火燒身,』李偉建認為,它眼下想集中精力對付伊朗,並不想再多生事端。特朗普在上周二、而不是上周六的截止日宣布伊核協議決定,就有打時間差,淡化矛盾的意味。潘光指出,就特朗普來說,他的遷館決定更多基於國內政治和選票的考慮,但很多民主黨人都認為此舉毫無必要、有欠考慮,也會產生難以預料的後遺癥。

  首先,美國再次撕毀聯合國安理會一致通過的『不改變現狀』決議,再次站在國際社會的對立面上。《紐約時報》稱,即便在美國國內,特朗普的舉動不僅沒有得到自由派猶太人的支持,反倒成為他們與以色列宗教強硬派之間的楔子,世界兩大猶太人中心之間的裂痕似乎正在擴大。其次,它將使得本就錯綜復雜的中東亂局更加糾纏難解。

  『以色列前總統佩雷斯曾在上世紀90年代跟我說,中東應該學學遠東,以暴制暴的惡性循環永遠沒有出路。』潘光說,從長遠看,和平纔是中東各國的最終出路;但眼下,該地區仍陷在戰火紛飛、亂象叢生的迷霧中繞不出來。

責任編輯:王傲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