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國際  >  國際新聞
搜 索
上萬加沙人『災難日』有家難回 抗議美國遷使館
2018-05-16 09:21:07 來源:新華網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加沙地帶長35公裡、最窄的地方寬度僅幾公裡,狹長區域內生活著約200萬巴勒斯坦人。

  5月15日巴勒斯坦『災難日』的前一天,上萬加沙人聚集在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邊界地帶,抗議『有家難回』、抗議以色列封鎖、抗議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遷至耶路撒冷……

  將近60名巴勒斯坦人14日喪生。

  【受難】

  加沙希法醫院14日格外忙碌。不少人來那裡尋找受傷的家人或認領遺體。

  一位母親哭著告訴法新社記者:『有人告訴我,我兒子腿部受傷,我在這裡沒找到他。他可能已經死了,他們沒告訴我。』

  一名年輕男子守著哥哥遺體哭喊:『為什麼留下我一個人?』他受到太平間工作人員催促,說需要趕快把遺體放入冰櫃,『又送來了一人』。

  巴勒斯坦衛生部15日上午說,14日衝突致死58名巴勒斯坦人,包括一名吸入催淚瓦斯的嬰兒。14日是2014年加沙衝突以來巴勒斯坦人單日死亡人數最多的一天。

  15日是巴勒斯坦『災難日』,以紀念1948年5月15日、即以色列建國次日第一次中東戰爭爆發,巴勒斯坦人遭以色列逐出家園。

  『災難日』前,多個加沙醫療中心、包括希法醫院,遭遇醫療物資緊缺。

  今年3月30日,即巴勒斯坦『土地日』,加沙巴勒斯坦人沿著巴以邊界發起『回歸大游行』,抗議以方拒絕讓巴勒斯坦難民回到以色列侵佔的故土。隨後,巴勒斯坦人與以色列士兵衝突不斷。

  【重復】

  以色列對加沙地帶的封鎖,把200萬巴勒斯坦人牢牢困在一個狹長地帶內,生活高度依賴以色列,包括電力、水、通信甚至貨幣。

  對易卜拉欣·阿布·穆斯塔法而言,加沙既是他的家園、他的報道對象,也是一片『死亡之地』。『這裡不是令人舒服的地方,每一秒都可能有人喪命。』

  他回憶,14日一早看見一名坐著輪椅的示威者,『今早,我與那個人打招呼「嗨」……晚上,我參加他的葬禮』。

  在『死亡之地』工作,阿布·穆斯塔法見證生死:『所發生的一切令我悲哀,同時繼續工作……我不得不將工作和感情分開。』

  阿布·穆斯塔法現年35歲,職業攝影師,為路透社工作,生命一半時間在用鏡頭報道加沙。他說,加沙的新聞會『重復』。經過仔細觀察,他知道什麼事情會發生、在哪發生,哪裡拍照可以捕捉危險瞬間,又能避免受傷。

  『催淚瓦斯襲來時,你知道示威者將有什麼反應。一開始背對著我的人開始轉身面向我,瓦斯噴出時會有特定形狀,白色,伴隨著煙霧……那種白色與黑色的混合,造就了一張好照片。』

  【記憶】

  對許多加沙人而言,回歸故土,是信念。

  加沙教師阿裡說:『今天(14日)是一個大日子,我們要跨越隔離牆,告訴以色列和世界,我們不會永遠接受(故土)被佔領。』

  在加沙老嫗胡達·迪卜看來,示威『讓以色列人意識到,還有人要求歸還土地』。

  胡達78歲,她的丈夫薩比爾76歲,兩人出生在希裡比亞。那座巴勒斯坦村莊早已不在,改為以色列農莊,名為齊基姆。

  這對夫婦如今兒孫滿堂,回憶70年前爆發第一次中東戰爭,兩人時年分別6歲和8歲,逃出希裡比亞,向南超過11公裡,來到加沙。

  路途11公裡不遙遠,卻無法『回頭』,至少現在。薩比爾說,以色列隔離牆切斷巴勒斯坦人的回家路以前,這家人數次回到希裡比亞。

  記錄顯示,希裡比亞1945年前居住2000多人。薩比爾記得,當年大約60名以色列人住在村邊,常去他家農場買水果。

  『我總夢到希裡比亞,』胡達說,『常想起那些小時候閑逛的地方。』

  『希裡比亞就像是北方的新娘,有葡萄園,苹果,葡萄,番石榴,』薩比爾告訴路透社記者,『與你無法用語言形容的農場。』

  『我們想吃那裡的水果……不是說在加沙吃不到,而是它們產自故土。』(杜鵑)【新華社專特稿】

責任編輯:王傲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