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國際  >  觀察
搜 索
鋼鋁關稅,特朗普緣何就是不豁免日本
2018-05-22 09:07:58 來源:環球時報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日本要跟美國打貿易戰?5月17日,日本官員表示,正考慮對美國加征鋼鋁關稅的政策實施報復。盡管日本還未作出最終決定,但這已經是日本對美態度的一個大變化。今年3月美國宣布加征鋼鋁進口關稅,隨後豁免或暫時豁免多國,可日本不在其中。幾個月來,日本方面苦苦尋求美國豁免,卻一直無果。要知道,自特朗普當選總統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積極與特朗普搭建關系,如今已六度直接會面,後者也曾在記者會上親切地稱呼安倍『晉三』。這樣的『蜜月』關系為何卻換不來澳大利亞、韓國都能有的豁免?日本輿論又是如何看待安倍與特朗普的親密關系的呢?

  苦求無果,是『蜜月』還是恥辱

  『這與日本最初用溫和方式對待美國這一最親密盟友的政策有所不同。』在日本表態准備對美國鋼鋁進口關稅采取報復措施後,美國《華爾街日報》18日評論稱,這一行動反映出,日本對特朗普將日本生產的鋼鐵視作國家安全威脅感到惱火。

  兩個多月前,特朗普宣布對進口鋼鐵和鋁分別征收25%和10%的關稅。其後,美國豁免一大批國家,如澳大利亞、加拿大、墨西哥、阿根廷和歐盟等,但沒有日本。當時有媒體稱,『目前還不清楚,作為美國的盟友,日本為什麼不能像其他國家那樣獲得豁免』。

  其實,在美國表示要開征鋼鋁稅時,日本就稱,將盟國日本納入限制對象是不妥當的。日本貿易大臣世耕弘成曾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會談,向美國要豁免權,萊特希澤沒有具體回應,只是提供了相關政策出臺時間表。而在特朗普宣布最終決定前兩天,世耕弘成還在記者會上表示對按品類獲得豁免有信心。

  要知道,日本出口美國的鋼鐵排在加拿大、歐盟、韓國、墨西哥、巴西之後,佔美國進口總量的4.9%。在外界看來,這是對日美友誼的考驗。日本也是這麼認為的,因此一直謹慎、小心。

  但特朗普認為這不算什麼。在宣布最終名單時,特朗普主動說:『我將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和其他一些人——安倍晉三是我的好朋友——交談,他們的臉上會露出微笑。那個微笑的意思是,「我不敢相信我們能夠佔美國便宜這麼久」。所以「那些日子已經過去」。』

  日本輿論對特朗普為什麼這樣對待日本做了很多分析,比如提到特朗普稱減少美日貿易逆差『日本能做的還有很多』——2017年這個數字為690億美元;想讓日本在農業及汽車領域讓步;認為特朗普醉心『交涉術』,拿著關稅這張牌要求在其他領域交涉,從而形成有利於美國的貿易條件,也為11月中期選舉助選等。

  『日本被排除在外的明裡暗裡』,產經新聞網逐一分析稱,澳大利亞、阿根廷、巴西是對美貿易逆差國,加拿大、墨西哥與美國之間有北美自貿協定,韓國正與美國開展自貿協定談判,它們都有理由獲得豁免。而歐盟對美國不僅是貿易順差,出口的鋼鐵制品也是日本的3倍,歐盟卻能得到豁免。從這種情況來看,日本也許最終能得到豁免。

  但直到5月特朗普延長對歐盟的臨時豁免,日本仍沒收獲。其間,特朗普在推特上點名批評日本多年來在貿易上『痛擊』美國。幾天後,他迎來了『老朋友』安倍晉三。

  日本《現代周刊》副總編近藤大介對《環球時報》記者說,那次會談,特朗普對安倍要求了兩件事,一是要打18洞高爾夫球,二是要帶昭惠夫人。安倍本來兩個都不願意,因為當時國內財務省的丑聞鬧得很凶,首相去國外打高爾夫球,輿論和在野黨肯定大罵,同時安倍和夫人的關系一直不好。安倍最終接受了『老大』的要求。但會談期間,日本頭條新聞都是財務省的丑聞,那次訪美沒什麼看頭。

  這樣的結果引來日本媒體『開罵』。『希望美國重歸TPP(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被拒絕,鋼鋁關稅豁免沒要到,首相就是陪特朗普總統打了高爾夫球……』日本J-cast電視臺不滿道。日本《東洋經濟》用嘲笑的口吻說,原本要向別國展示日美蜜月關系的安倍晉三,在美麗的海湖莊園又舉行了一次『朝貢』儀式。安倍打算以『友情』為杠杆讓特朗普豁免關稅,結果變成日本為縮小美日貿易逆差而要作出新奉獻。

  根源在30多年前的歷史中?

  『在對東京的看法上,日本人說,特朗普仍深陷上世紀80年代』,對於日本遲遲未獲豁免,美國斯坦福大學學者丹·施奈德這樣說。

  1988年6月初的一個下午,一架黑色直昇機緩緩降落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州裡海大學的棒球場。機身上印著幾個粗體白色字母,老遠就能看到它們組成的詞——『TRUMP』。沒錯,從飛機上下來的正是特朗普集團的主席特朗普。

  特朗普是來參加裡海大學第120屆畢業典禮的,他被該校授予榮譽法學博士學位,受邀發表演講。特朗普的這次『畢業演講』很有內容,從艾滋病談到美國聯邦政府內部的問題,但最激昂的部分是關於『外國競爭帶來的威脅』。

  特朗普對臺下7000名聽眾說:『那麼多國家在用鞭子抽打美國……賺得盆盈缽滿,從經濟上剝奪美國的尊嚴。我尊敬日本人,但我們必須反擊。』接著,他講了一段經歷:一名日本商人帶著隨從氣勢洶洶地走進紐約特朗普大廈,一拳砸在辦公桌上:『我們要投資房地產!』

  在後來的自傳《東山再起》中,特朗普再次講述這段經歷,描述那名日本人的傲慢驕恣,而他毅然將其轟出門外。當然,他想不到的是,30年後,裡海大學的教職員工以絕對多數票數要求收回授予他的榮譽學位,原因是他們認為這位總統不符合學校提倡的『當意見存在分歧時應當尊重話語表達』的標准。

  上世紀80年代,是特朗普名聲大噪的時代,也是美國為日本問題發愁的時代。特朗普就是發愁的人之一,而且是有名的一位。1987年9月,他在《紐約時報》上刊登公開信式廣告,稱『日本和其他國家佔美國便宜佔了幾十年』,要求『讓日本、沙特等國為我們對盟友的保護支付費用』。

  1988年是大選年,那年特朗普上了著名的《奧普拉脫口秀》。『他們(日本人)來到美國,賣汽車,賣錄像機,將美國公司擊潰』,特朗普在節目上說。1989年,日本三菱地所決定收購紐約洛克菲勒中心,震動美國,特朗普呼吁對日本產品征收15%—20%的進口附加稅。第二年,他在接受《花花公子》采訪時再次聲討日本人『先是用日用品帶走我們所有的錢,然後用錢買下整個曼哈頓』。

  美國《一周》周刊近日(4月20日)的一篇文章稱,整個上世紀80年代,特朗普不斷地對美日貿易關系進行攻擊,稱日本『系統性地吸美國的血』,『特朗普對日本的看法從來沒有變過,某種程度上他也是這麼看現在的中國的』。

  其實,特朗普對日本的印象遠不限於上世紀80年代。美國第二大鋼鐵生產商紐柯鋼鐵公司CEO迪米克對美國《華盛頓郵報》說,幾十年前,特朗普就將美國失業和制造業衰落問題與貿易聯系在一起。該報稱,進入90年代,參加總統競選時,貿易依然是特朗普的核心話題。1999年,他在CNN拉裡·金的節目上說:這麼多年來,對日本來說,我們就像綁縛受鞭打犯人的柱子……看看日本人怎麼賣汽車的,看看他們的補貼。

  2000年,參加大選的特朗普宣布,如果他獲勝,將任命自己為貿易代表,親自與日本談判。除了日本,他還說德國『想從經濟上接管全世界』,法國需要被教導學會『尊重』。而在回歸真人秀節目後,他仍保留著對日本人的情緒。特朗普曾厭惡握手,有一次被問到原因,他說:『(握手)會傳播大量細菌……我不介意微微鞠躬。在日本,人們鞠躬,我喜歡這樣。這是我對日本唯一喜歡的地方。』

  直到2016年,日本經濟已經歷20年停滯,特朗普仍將日本挑出來,與墨西哥、中國並列為『毀了』美國的國家。

  『經濟學家時常批評特朗普及其助手將美國經濟視為大鏽帶的觀點,認為他談論汽車、鋼鐵的次數太多』,英國《金融時報》寫道:『有人懷疑,特朗普和他的貿易團隊對歷史更感興趣,他們想恢復那個時期的榮光。』

  日媒:嘩眾取寵的友誼帶來了什麼

  與美國前總統奧巴馬、甚至小布什相比,現任總統特朗普對日本的態度顯然不如他們積極,但他跟安倍的交往卻讓外界常常對美日關系用『蜜月』形容。

  這種『蜜月』帶來了什麼?美國『政治』網站的一篇文章寫道:『看到安倍的好朋友拒絕給予豁免,日本政府和企業界都感到震驚』『讓他們震驚的還有特朗普在TPP上的「U」型態度(退出,然後表示興趣,接著又拒絕)……他給加拿大、墨西哥等國關稅豁免,最好的朋友安倍卻什麼都沒得到』。

  不少分析認為,從一開始,安倍就把寶押在同特朗普建立密切關系上。美國《外交政策》稱,這一策略似乎產生了效果:安倍成為首位與美國當選總統特朗普面對面會談的外國領導人,第二次訪美就跟特朗普一起打高爾夫球。這讓其他國家印象深刻,有學者稱,至少有一位歐洲國家首腦聯系安倍取經。但如今這種成功在褪色,表現之一是特朗普繞過日本直接跟朝鮮會談,另一個是在鋼鋁關稅上豁免眾多盟友卻偏偏不包含日本。

  有日本媒體稱,歐盟及其他國家對於美國的不當要求,都可以馬上表態拿出反制措施,唯獨安倍政府『腰很軟』,只是表示遺憾,不停地訴說『日本的鋼鋁制品輸出不會影響美國的國家安全』。日本政府還把解決問題的希望賭在安倍與特朗普的『關系』上,盡管美國政府中一直有支持將日本加入豁免名單的人,但最終決斷者特朗普沒有照顧日本。

  日本九州大學的一位學者稱,對美國來說,日本從來就不是真正的『伙伴』甚至『小伙伴』,而是『跟班小弟』。從政治與軍事兩方面看,日本都是美國的『附屬國』或『保護國』。這種關系直接反映到領導人交往上。以前的美國總統會顧及日本顏面,表現出『形式上的尊重』,但特朗普對日本不會『虛情假意』,呼來喝去是很正常的事。

  『安倍覺得特朗普是自己的好朋友,但特朗普不一定這麼認為。』近藤大介對《環球時報》記者說,在特朗普看來,安倍是值得利用的存在。特朗普經常采用『以小嚇大』的戰術,也就是善於利用小國(日本)對大國(中國)施加壓力。

  日本媒體中已經出現反思聲。《日本時報》以『日本需要重建對美戰略?』為題稱,理論上日本是美國在東亞最忠實的盟友,這一關系得到兩國領導人私交支橕,由他們對高爾夫的共同愛好加固。但嘩眾取寵的友誼沒有帶來任何實質好處,隨著日本在朝鮮問題上被邊緣化的擔懮加劇,對美國貿易政策的懮慮加深,日本如今正處於一個緊要關頭。

  日本《現代商務》稱,美國在經濟方面並沒有把日本視作『同盟國』,日本政府務必面對這個現實。在特朗普倡導『美國優先』的背景下,在適當時候日本應根據WTO規則堅決維護自身利益,哪怕與美國意見相左。(蔣豐 李珍等)

責任編輯:王傲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