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國際  >  天下博覽
搜 索
北極圈現超30℃高溫 全球多地『高燒』引關注
2018-08-06 10:50:58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8月5日,中國氣象局中央氣象臺發布最新一期高溫黃色預警,這是今年入夏以來,該臺連續第23天發布高溫預警。預警顯示,我國東北多地高溫已突破歷史紀錄。

  環球同此涼熱。這個周末,『北極圈驚現極端高溫天氣,海冰融化加劇』『極地高溫已達32℃,誰來拯救北極熊』等消息刷爆社交網絡,再次引發人們對全球多地『高燒不退』,及其背後極端天氣事件頻發的擔懮。

  每年夏季,高溫都會以各種姿勢刷屏,去年流行的是我國火爐城市最新排行,今年則聚焦北歐和國內東北多地高溫破紀錄——這更加引人注意,位居地球北部的原本的『避暑勝地』,為何入夏以來持續高溫,甚至引起極地『高燒』,這背後有何因素?記者就此采訪了氣象專家。

   『發燒』的北半球

  在8月2日中國氣象局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該局應急減災與公共服務司副司長李明媚透露,剛剛過去的7月,我國平均氣溫22.9℃,較常年同期偏高1℃,全國有94站發生極端高溫事件,其中遼寧本溪縣(39.2℃)、吉林集安(38.4℃)等24站日最高氣溫突破歷史極值。

  一句話概括就是,我國中東部7月下旬出現大范圍持續高溫天氣,高溫強度強、范圍廣、持續時間長。她說,7月,全國平均高溫日數達6.1天,比常年同期多2.1天,為1961年以來歷史同期第四多。這其中,7月20日高溫影響范圍最廣,35℃以上高溫面積達159.8萬平方公裡,38℃以上高溫面積達13.4萬平方公裡。

  高溫天氣並非我國獨有,整個北半球都很『熱』。從中國氣象局國家氣候中心監測的『2018年7月全球最高氣溫距平分布圖』中可以看出,今年7月以來,北半球在歐洲、東亞、北美氣溫正距平(指某時間段的氣溫超過若乾年或月的平均值——記者注)顯著,尤以歐洲為甚。

  國家氣候中心氣候服務室副主任肖潺說,根據該中心的監測,北極圈內一些氣象站觀測到氣溫超過30℃,並連續3天平均最高氣溫處於歷史最高點,這其中,挪威和芬蘭分別出現了33.5和33.4℃高溫。

  歐洲其他國家也進入『發燒』模式:希臘雅典遭遇40℃高溫襲擊,並誘發了火災;英國部分地區今夏以來持續高溫乾旱,創下半個世紀以來最乾旱夏天的紀錄;7月14日意大利首都羅馬最高溫直逼40℃。

  多個北非國家也出現熱浪,摩洛哥出現43.4℃高溫,阿爾及利亞的撒哈拉沙漠地區最高氣溫更是達到51.3℃。在北美地區,加拿大魁北克省7月初遭遇幾十年罕見的連續高溫,持續的高溫天氣導致70人死亡。與我國同處東亞地區的日本、韓國出現大范圍高溫熱浪,導致近百人死亡、上千人中暑。

  好消息是,這場高溫覆蓋的部分地區有望開始『退燒』。中國氣象局中央氣象臺首席預報員許映龍說,從8月5日起,我國東北和華北地區的高溫范圍將逐漸減小,而江南和江淮等地的高溫范圍將逐漸增大,我國中東部大部分地區仍多高溫悶熱天氣。北京的高溫天氣目前有減弱的趨勢,但8月7日立秋後仍有可能出現高溫高濕天氣,京津冀地區預計還將有2到4天的高溫天氣。

  誰在『燜燒』地球?

  那麼,究竟是誰在『燜燒』地球?全球氣候變暖,這可能是人們想到的第一個關鍵詞。

  中國氣象局國家氣候中心氣候服務首席艾婉秀告訴記者,從氣候背景來看,全球氣候變暖的確會導致高溫風險加劇,也是今年高溫熱浪異常的大背景。但她同時提到,全球氣候變暖的趨勢,並不意味著每個地區的增暖速度都一樣。

  在她看來,全球氣溫上昇速度呈不對稱性,一方面是北方昇溫速率高於南方,這表現在今年夏天,北極地區高溫的極端性要高於低緯度地區;另一方面是,最低溫度的上昇速率,要高於最高溫度的上昇速率。

  以我國為例,盡管今年我國的高溫日數是1961年以來的第三位,但最低溫度卻是1961年以來最高的——最低溫度高意味著,夜間溫度不返涼,加重了炎熱程度。

  至於極地『高燒』,中國氣象科學研究院副研究員呂俊梅說,在全球變暖的背景下,北極地區氣溫的上昇速度高於其他地區,大概是其他地區的兩倍,這種現象叫做『極地放大效應』。

  在她看來,今年夏天發生在北極地區的罕見極端高溫,主要源於今年冬末春初,北極地區開始出現的氣溫異常偏高現象,當時黃河站的氣溫出現高於0℃的天數,氣溫比常年氣候平均偏高10℃左右。到3月,北極地區氣溫偏高的趨勢更明顯,並持續到夏季,導致冷空氣活動減弱——這是此次高溫事件的主要原因。

  相應地,北極地區氣溫高了,冷空氣向南擴展的活動就弱了。艾婉秀說,加之控制東亞地區的西太平洋副熱帶高壓,位置異常偏北、強度偏強,平均強度超過常年同期兩倍以上,受其影響,我國中東部地區以及韓國、日本等地氣溫異常偏高,也就容易出現高溫天氣。

  還有一個『主觀上的炎熱』。中央氣象臺首席預報員孫軍補充說,副熱帶高壓控制區域水汽條件相對比較充足,所以主要以悶熱為主,由於濕度較大,體感溫度往往比觀測氣溫高,比如近期的北京,雖然有時氣溫並未達到35℃的高溫天標准,但人卻感到悶熱難忍,主要還是由於濕度大,體感溫度高,南方更是如此。

  頻繁走進生活的『全球氣候變暖』

  按照國家氣候中心專家的說法,可以從辯證唯物主義觀看待此次高溫,其偶然中的必然,就是全球氣候變暖的大背景,而必然之中的偶然,則要歸結於今年極地環流和赤道中東太平洋海溫異常。

  這其中佔據『必然』地位的全球氣候變暖,更加引起人們警惕——這一原本只存在學術界的『熱詞』,如今正以高頻率的熱浪形式走進人們的生活。

  事實上,根據世界氣象組織發布的說法,近兩個月的極端天氣頻發的原因雖然很難簡單歸於人類活動導致的氣候變化,但從長期來看,極端高溫和降水增多這一趨勢,無疑是由氣候變化引起的。

  世界氣象組織副秘書長埃琳娜·蒙娜恩科娃說,2018年將成為有記錄以來最熱年份之一,目前,人們正在經歷的熱浪和極端高溫事件,與該組織所預料到的溫室氣體排放引起氣候變化而產生的結果相一致。

  呂俊梅也提到,近年來,北極地區的海冰融化變薄後,會形成碎片,從南方吹來的強風,將碎片推至北極中心,並將熱量不斷釋放到大氣層,從而使北極地區溫度昇高。

  而致使北極海冰不斷融化的『元凶』,正是氣候變暖。她說,受其影響,北極地區冬季的海冰不斷融化變薄,監測數據表明,今年1月,北極冰層厚度達到有記錄以來的最低值。

  根據國家氣候中心的最新研究,未來我國夏季極端高溫事件的出現概率會大大增加,到2025年左右至少有50%的夏季可能出現長時間的高溫熱浪過程。到本世紀末,在最壞的可能性下,我國極端高溫熱浪事件的頻率將比目前高出5倍。

  肖潺說,1951年以來我國極端高溫天氣呈現出強度更強、出現更加頻繁、持續時間更長的特點,必須深入研究全球變暖背景下高溫加劇帶來的風險,發展低碳經濟,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提高抗御和防范極端高溫天氣氣候事件的能力,推動全球氣候治理。(邱晨輝)

責任編輯:焦志明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