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國際  >  觀察
搜 索
保持戰略清醒 坦然面對挑戰——中美貿易戰觀察
2018-08-16 21:54:13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沈逸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在美國政府近期宣布對中國340億美元商品征收25%的關稅,而中國予以對等反制之後,中美之間的貿易摩擦昇格成為貿易戰,基本上已經不再是一個有爭議的問題了。

  對中國來說,一如俗語所說,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靠主觀美好願望擋是擋不住中美貿易戰的。身處這個偉大的時代,觀察這一輪中美貿易戰,對理解未來中美關系的戰略走向,是異常難得的。從比較長的時段來看,這一次貿易戰,可能只是中美關系進入新時期的開始,真正艱巨的考驗,還遠未到來。而觀察並澄清此次貿易戰發生後國內的一些錯誤認知,有助於我們正本清源,看清此次貿易戰的真相和性質,進而采取應有的應對之策。

  7月25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到訪華盛頓的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發表共同聲明之後,主題為『美歐日/美歐握手言和達成零關稅自貿區,中國遭遇空前孤立/面臨絕境』的帖文,如一股泥石流迅速席卷中國的自媒體社交平臺,並迅速蔓延到部分傳統媒體的網絡平臺,24小時內幾乎已形成了炸平地球的洶湧氣勢。

  而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從達成協議的那一刻開始,歐美媒體就采取了截然相反的保留、狐疑乃至消極或者是否認的態度,認為無論是從產業結構、利益訴求,還是從談判決策制度架構等各方面看,特朗普-容克聲明更多是一種象征性、原則性的政治表態,充滿了特朗普謀求個人國內政治聲望,以及容克犧牲歐盟其他成員國利益謀求德國汽車工業免稅的私貨。

  如果認真解讀那些席卷社交自媒體平臺的奇文,會有一個直觀的感受,全文透出的核心意思是:敵人是如此強大,打也打不過,索性就從了吧,降了吧,慫了吧,一切就都天下太平了。換言之,與其說這是美國對華輿論戰的炮彈,不如說是部分國人某種認知的產物:中美這輪貿易戰,慫一慫就過去了,沒什麼大不了的。上述自媒體帖文其『熱心』地直接替美日歐三方在24小時內簽署一個零關稅自貿區,並直接完成WTO規則昇級,導致中國『陷入絕境』的背後,不過是在尋找一個體面投降的高尚理由罷了。可惜的是,帖文既沒有事實根據,也缺乏理論體系的支橕。這讓筆者不由想起尼克松記錄的他和赫魯曉夫的一次對話——赫魯曉夫問尼克松:(美國)究竟想要什麼?尼克松寫道,我本來想說和平,但是擔心赫魯曉夫接下來會說,向我投降,我可以給你和平,於是我(尼克松)回答:我們要的是有尊嚴的和平。

  從這一輪的中美貿易摩擦冒頭開始,部分人『愛好和平的淳朴本性』就始終閃耀著令人感慨到無以名狀的『光輝』:比如極為深刻地自我反省,深度挖掘是否由於某些視頻宣傳資料,或者某些穩健中的某些措辭,觸怒了雖遠在華盛頓但仍無所不知的美國領導人,導致其動了完全沒有必要的雷霆之怒;比如非常辛苦地統計了中美商品貿易的總體口徑,然後從各個方面引經據典,包括聯系到日本幕府錯誤應對導致美國黑船事件的慘痛教訓,論述放棄抵抗完全滿足美方要求的必然性、必要性、可能性、合理性等。這麼良苦用心,如此『愛好和平』,在人類歷史上也是罕見的。

  但比較不幸的是,在中美貿易戰背景下,這種試圖以認慫來解決問題的戰略,屬於美國學者傑維斯定義的『錯誤認知』,源自對歷史的錯誤學習和一廂情願的思考模式,並不能真正解決問題。這裡的偏差主要體現在如下方面:

  其一,沒有認識到美國主動對華發起的貿易摩擦和昇格成為的貿易戰,具有顯著的預防性行動的性質,是霸權國家對其認定的挑戰者所采取的行動,並非純粹普通意義上的貿易摩擦。2017年特朗普總統的前首席幕僚班農在日本有個演說,其中較為直白地解釋了特朗普政府通過發動特別301調查對中國采取行動的目的和意義:抓住一個3?8年的機遇期,對中國衝擊和挑戰美國霸權的行動作出系統的回應;這種衝擊和挑戰,是中國基於自身經濟長期成長,在可見的未來,從科技創新能力、創新產業發展、國民經濟體量等方面衝擊美元霸權,進而實質性地動搖和影響美國的整體霸權。

  從這個角度看,美國提出的各種技術層面的問題,是服從和服務於維護美國霸權,消除潛在戰略挑戰者的需求的;中國面臨的挑戰,就像大灰狼不斷以戴帽子或者不戴帽子為由敲打兔子一樣,問題不在於帽子以及怎麼戴,問題在於大灰狼的意圖。認慫不會消除這種意圖。能夠消除這種意圖的行動,近似中國采取某種形式的自我了斷,遠遠不是認慫者主張的根據美方提出的要求進行單方面有限度讓步就可以解決的。

  其二,沒有認識到今天的美國已經不是歷史上和記憶中的那個想打誰就打誰,而且就能打倒誰的超級大國了。基於對腦海中無敵超級大國的認知,沒法打,打不起,打不贏,只能『忍』,或者將希望寄托於虛無縹緲的國際社會,就非常順理成章地成為選擇。從中國自身的歷史進程來說,這個意義上的認慫解決論的再度出現是一個莫大的諷刺,巨大的悲劇,尤其是對持有類似觀點的部分知識分子群體來說,更是如此——20世紀30年代,在面臨日本的威脅和挑戰時,決策者一度將賭注壓在了國際聯盟和九國公約組織的善意上。效果如何,有目共睹。

  各種信息顯示,今天的美國已經不是那個對中國游刃有餘,甚至讓中國感到高攀不起的超級大國了——歐盟不買賬,國內各種撕,領導人在推特上公開玩『推』過就是做過,做過等於做成的游戲。貿易戰的後果,在美國國內引發的負面反應和不滿程度,大致相當或者顯著超過了某些中方自媒體對美國力量的認知和評估,形成了顯著的認知倒置。新近的消息是美國共和黨的最大金主科赫已經明確表達了對貿易保護主義的不滿,在日前出席政治捐資者會議上公開表示,他可以支持持自由市場理念的民主黨人,而不是共和黨的保守主義。如果民主黨在中期選舉中獲勝,他就可以與民主黨合作。如何准確地通過這些信息認識當下具有復雜多樣性的真實的美國,修正對美國的錯誤認知,顯然是至關重要的。

  其三,沒有認識到不同時代背景下的國際貿易已經發生了深刻的變化。非常有趣的是,國內某些認為貿易順差國打不過貿易逆差國的研究,與美國總統貿易政策智囊納瓦羅的研究,就像一個硬幣的兩面:他們認知的貿易,基本都是貿易教科書上英國出口毛呢,葡萄牙出口葡萄酒之類的貿易。現實是,貿易戰開打之後,受影響的企業采取的應對策略,是將生產線以及與之相伴隨的工作機會,從美國轉移出去——被特朗普盛贊的哈雷摩托這麼做了;寶馬也在考慮轉移生產的問題;美國國會更是悄悄地要通過立法程序,減免1660種在美國無法生產的商品面臨的因貿易戰而提昇的關稅,其中半數來自中國。全球產業鏈,以及中國在其中基於比較優勢的深刻嵌入,本質上就不是可以通過關稅政策來扭曲的客觀進程。認識不到這一點的對策分析,終將得出相當程度上偏頗的結論。

  其四,將認『慫』當成一種振振有詞的戰略,源於對總設計師韜晦戰略的碎片化隨意解讀。如果做一個詞頻分析,大致可以發現,貿易摩擦至今,『韜光養晦』突然在很多地方成了『民間國師』解決中美關系的最愛。對他們而言,雖然有理由相信他們認真讀取《鄧小平文選》第三卷不太可能是大概率事件,但如果能讓普通民眾把總設計師提出的『韜光養晦』與他們主張的『認慫』等同起來,那麼他們的話就多少有了些說服力,或者是迷惑性了。不過,總設計師說的是冷靜觀察,穩住陣腳,韜光養晦,有所作為,絕不當頭。這裡的頭,是取代蘇聯的位置,去當冷戰時期陣營對抗的頭。不當頭,不扛旗,是指不要做和實力不相匹配的事,而不是任由主要戰略競爭對手予取予求,卻保持所謂的唾面自乾。中美關系的發展,從來遵循的都是以斗爭求和平、則和平存的辯證邏輯,而非任由美方作威作福,中方卻照單全收。

  修正上述認知偏差,是此次中美貿易摩擦——貿易戰過程中中國要接受的第一個檢驗。它檢驗的是中國,尤其是中國社會的各方群體,是否具備了必要的戰略意志,去迎接伴隨走向世界舞臺中心所必然承受的戰略壓力。這是至關重要的第一步,也是穩健前行邁向新未來的開始。

   (作者:沈逸,系復旦大學國際政治系副教授)

責任編輯:孫嵐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