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國際  >  圖片新聞
搜 索
納卡衝突牽動地區安全局勢
2020-10-14 09:07:04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9月29日,在阿塞拜疆臨近納卡邊境的塔塔爾地區,一名村民從布滿彈孔的牆壁旁經過。新華社發

  俄羅斯、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三國外長日前在俄羅斯首都莫斯科發表聲明稱,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雙方同意於10月10日12時起在納卡地區停火,在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協調下交換戰俘和遇難者遺體,並在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明斯克小組共同主席國協調下就納卡問題開啟實質性談判,以盡快達成和平協議。但就在停火協議生效不到一天的時間內,亞阿兩國就互相指責對方違反停火協議。

  在復雜的地區局勢背景下,域內國家展開密集外交。11日,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同土耳其外長恰武什奧盧通電話,討論納卡地區局勢問題。12日,亞美尼亞外長姆納察卡尼揚再赴莫斯科與拉夫羅夫舉行會談。俄羅斯、土耳其、伊朗等國家圍繞納卡地區局勢展開了新一輪的博弈。

  停火協議難平戰火

  今年9月27日,亞美尼亞與阿塞拜疆在有爭議的納卡地區發生26年來最嚴重的武裝衝突,兩國都指責對方先發起進攻,衝突造成包括平民在內的人員傷亡。納卡地區位於阿塞拜疆西南部,而居民多為亞美尼亞族人。1991年蘇聯解體後,原屬蘇聯加盟共和國的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相繼獨立,有爭議的納卡歸屬問題引發兩國衝突。

  當時,在由俄羅斯、美國和法國擔任共同主席國的歐安組織明斯克小組框架下,不同級別有關納卡問題的談判陸續開展。1994年,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達成全面停火協議,但兩國因納卡問題仍一直處於敵對狀態,多次爆發武裝衝突,直至此次戰火重燃。

  此次在俄羅斯斡旋下達成的停火協議維持還不過一天,炮火就再次打破了平靜。10月10日當天,在莫斯科停火談判結束後,亞阿雙方均指責對方違反協議發動襲擊。阿塞拜疆表示,亞美尼亞軍隊在停火協議生效後仍襲擊和炮擊阿境內目標。亞美尼亞則稱阿塞拜疆軍隊違反停火協議,炮擊納卡地區目標。

  阿總統阿利耶夫10月11日發表聲明稱,『阿塞拜疆將盡一切可能對亞美尼亞攻擊平民一事做出反擊。』同時他強調,『土耳其為保障世界與地區穩定發揮了重要作用,也必將在此次衝突的解決中扮演重要角色。』

  圖為9月29日在阿塞拜疆臨近納卡邊境的塔塔爾地區拍攝的在衝突中受損的房屋。新華社發

  域內國家介入紛爭

  此次戰火伊始,兩國共同的鄰國土耳其就表態,明確支持阿塞拜疆,多次聲稱『將竭盡所能站在阿塞拜疆身旁』。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9月28日對媒體表示,『以法國、美國和俄羅斯為代表的歐安組織明斯克小組三十年來盡其所能地不解決問題,只有亞美尼亞從已佔領的阿塞拜疆領土上撤離,地區纔能恢復和平與繁榮』。土外長恰武什奧盧9月29日也表示,『土耳其在戰場上和談判桌前都站在阿塞拜疆的一方,無論阿塞拜疆做什麼,土耳其都全力支持。』

  阿塞拜疆與土耳其在民族、語言、宗教和文化上一脈相承,高度的民族認同感讓土耳其全國上下力挺阿方。在亞阿停火協議被打破後,土耳其外交部11日發表聲明,強烈譴責亞美尼亞違反停火協議,並指責亞美尼亞對阿塞拜疆第二大城市甘賈發動襲擊。10月12日,部分土耳其民眾在首都安卡拉舉行集會,對阿塞拜疆軍隊表達支持。

  土耳其《決策報》11日報道稱,土耳其外長恰武什奧盧在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的通話中表示,希望俄方對亞美尼亞施壓,要求亞方遵循停火協議。據英國廣播公司報道,俄羅斯政府拒絕了阿塞拜疆方面提出的希望土耳其加入亞阿談判的建議。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在與亞美尼亞外長姆納察卡尼揚舉行新聞發布會時表示,『將繼續在歐安組織明斯克小組的框架下尋求解決方案,不允許對阿塞拜疆給予支持的土耳其參與斡旋』。

  俄羅斯在此次調停亞阿衝突中發揮了積極作用。亞美尼亞與阿塞拜疆都曾是蘇聯加盟共和國,如今俄亞兩國是在由俄羅斯主導的獨聯體集體安全條約組織下的盟國,但俄羅斯也盡量避免更深卷入亞阿衝突,表示獨聯體集體安全條約並未覆蓋納卡地區。衝突爆發的最初幾天,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表態強硬,拒絕談判。直至9月30日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呼吁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外長赴莫斯科,與俄方一同舉行三方會談,纔促成了停火協議。

  同時,地處高加索南部、與亞阿兩國都接壤的伊朗也對兩國衝突予以高度關注。土耳其阿納多盧通訊社12日報道,伊外交部發言人薩義德·哈蒂布紮德也對亞美尼亞與阿塞拜疆之間的停火協議遭到破壞表達擔懮,呼吁雙方回到停火狀態。

  地區博弈持續加劇

  此次在俄羅斯促成下,亞阿兩國簽訂停火協議,再次確認了俄在地區局勢中的重要地位。但是,兩國之間的根本矛盾沒有得到解決,地區衝突的基礎繼續存在,區域內各國間的博弈無疑也將持續。

  俄羅斯和伊朗都是阿塞拜疆的鄰國,防止危機外溢至本國是二者在亞阿衝突中的核心利益所在。俄羅斯境內有超過50萬亞美尼亞族裔。而非官方的統計數據顯示,伊朗境內更是有2000多萬阿塞拜疆族裔,遠超阿塞拜疆本國人口數量。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的父親是亞美尼亞族,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是阿塞拜疆族,俄伊兩國高層不乏亞阿族裔。

  然而,民族紐帶給兩國帶來的更多是對民族分裂主義的擔懮。如果阿塞拜疆取得巨大戰場優勢,勢必激發伊朗國內阿塞拜疆族的民族自豪感,增加其民族獨立的意願。同樣,在俄羅斯也存在類似情況。地區動蕩可能導致的民族分裂主義和極端主義勢力滋生,將對周邊國家的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造成衝擊。

  一些國際觀察家也注意到,如果亞阿衝突繼續發酵,兩國之間爆發更大規模戰爭以至局勢急劇動蕩,該區域將成為恐怖主義新的溫床,造成大量難民,對俄羅斯和伊朗構成巨大安全威脅。

  為此,俄羅斯和伊朗努力在亞阿兩國之間『走平衡木』,維系兩國之間的均勢與平衡,防止局勢進一步激化。俄羅斯不願為盟友亞美尼亞提供過多軍事支援。伊朗則對阿塞拜疆與以色列的軍事合作高度警惕,對以色列發『戰爭財』十分不滿,並表達了對敘利亞僱傭軍被運往阿塞拜疆的擔懮。

  土耳其在亞阿衝突中的動向也值得玩味。土耳其外交部戰略研究中心顧問塞丘克·喬拉克奧盧對本報記者說,土耳其對阿塞拜疆的支持以及對高加索地區的滲透使俄羅斯和伊朗感到十分不安,這將加劇土耳其與俄伊兩國的緊張關系。俄伊不希望高加索地區的軍事平衡被打破,特別是不願意看到局勢朝有利於土耳其的方向發展,因此在兩國之間保持中立,倡導以和平對話的方式解決問題。目前亞阿兩國間衝突已經得到一定程度的緩和,但如果土耳其繼續加大對阿塞拜疆的支持,土耳其與俄伊兩國的矛盾將會擴大。

  塞丘克·喬拉克奧盧表示,土耳其政府試圖通過卷入外部紛爭以轉移民眾對國內經濟問題的注意力,但這也造成其他負面影響,比如近期埃及、沙特阿拉伯、阿聯酋等國均直接或間接地對土耳其商品進行了抵制。在外交上,土耳其在利比亞、敘利亞、東地中海和納卡問題上均陷入了被『孤立』的狀態。(記者馮源)

責任編輯:邱浩
【圖集】國際頻道精彩大圖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