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國際  >  天下博覽
搜 索
中東面面觀?七國之旅結束 蓬佩奧留下的不只是尷尬
2020-11-25 08:33:48 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作為特朗普政府的重要內閣成員,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似乎也沿用著特朗普『即興執政』的本領。在總統大選結果未定、全美騷亂風波未平之際,蓬佩奧在本月14日開啟了一段為期十天的歐洲中東之旅。有媒體將這場出訪稱之為『告別』,也有媒體表示這是蓬佩奧為自己參加2024年總統大選『蓄勢』。但事實上,種種跡象表明,不論蓬佩奧如何打著自己的『小算盤』,其結局注定要落空。盡管在此行的第一站法國,當地媒體就已經毫不留情地指出蓬佩奧的到來十分『尷尬』,但在中東,蓬佩奧面對的遠不止尷尬。

  被各國『特殊對待』的蓬佩奧

  土耳其這一站在蓬佩奧的七國行中不可謂不特殊。他既沒有前往土耳其首都安卡拉,也沒有同政要會晤。當地時間16日,蓬佩奧抵達伊斯坦布爾,並在17日會見了東正教領袖,隨即就在晚些時候離開了土耳其。

  △美國國務卿訪問伊斯坦布爾圖片來源:美聯社

  在土停留期間,蓬佩奧沒有會見總統埃爾多安,也沒有會見外長恰武什奧盧。而在為何雙方沒有舉行會晤這一點,美土兩國也說法不一。美聯社援引美國國務院高級官員稱,蓬佩奧之所以沒有會見土方官員是因為行程短暫,難以協調安排,盡管美方提出過會面要求,但土耳其官員無法從首都安卡拉趕到伊斯坦布爾。土耳其媒體則稱,土耳其政府對蓬佩奧的來訪反應冷淡,拒絕離開安卡拉前往伊斯坦布爾與其會面。

  卡塔爾方面對蓬佩奧的來訪也顯得異常『謹慎』。當地時間21日,蓬佩奧在首都多哈同卡塔爾埃米爾塔米姆及副首相兼外交大臣穆罕默德分別舉行會晤,但本次會晤所透露的細節足以說明許多問題。

  首先,關於本次會晤地點,塔米姆並未安排在常規接待外國政要的『埃米爾宮』,而是選在了首都多哈人工島上的『珍珠宮』。此外,相比於過往來訪,本次卡塔爾官媒對於該新聞的處理也異常簡短,官方通稿只有簡短地兩句話:『今天(21日)上午,卡塔爾埃米爾謝赫·塔米姆·本·哈馬德·阿勒薩尼在珍珠宮會見了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會議期間,雙方討論了兩個友好國家之間雙邊戰略關系,並就地區熱點問題和最新國際形勢交換了意見。』更值得一提的是,卡方公布的新聞圖片只有一張,既不帶兩國國旗,埃米爾也沒露正臉,看起來更像是雙方在室外花園『隨意攀談』。

  △卡媒披露的唯一一張會晤圖片圖片來源:卡塔爾國家通訊社

  相對於被土耳其政府公開『打臉』,蓬佩奧的阿聯酋之行顯得波瀾不驚。11月20日,蓬佩奧到達阿布紮比,短暫的一天行程,阿聯酋的接待中規中矩,阿布紮比王儲默罕默德會見蓬佩奧之後,阿聯酋的官方通訊社阿通社發了一篇不長不短、毫無新意的新聞稿。這恰恰也是一種態度,畢竟阿聯酋已經祝賀過拜登當選,所以會談的主要內容之一是回顧2019年10月的美阿戰略對話。不得不說,在阿聯酋,雙方維持顏面『尬聊』的水平還真是不低。

  △阿通社新聞稿截圖圖片來源:阿通社

  蓬佩奧在『告別之旅』的最後一站沙特也是備受冷落。沙特國家通訊社在報道蓬佩奧與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的會面時,僅僅輕描淡寫地表示『會談在討論中東局勢的發展和為此做出的努力外,還回顧了兩國之間的友好關系和雙邊合作領域及如何增進兩國關系』,而沙特國家電視臺更是對其訪問只字未提。相比蓬佩奧此前來訪時規模盛大的新聞發布會,作為美國在海灣乃至中東地區的最重要伙伴之一,此次東道主沙特的接待只能說是非常低調。

  △蓬佩奧結束訪問此行的最後一站沙特圖片來源:沙通社

  蓬佩奧的尷尬還不止於此。在沙特,他還被另外一位『盟友』搶去不少風頭。以色列媒體報道稱,就在蓬佩奧訪問沙特的同一天,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在情報機構摩薩德的局長科恩陪同下秘密抵達沙特西北部新未來城,並與沙特王儲穆罕默德實現會面,而蓬佩奧只是作為配角出現。消息一出即佔據中東大部分媒體的頭條,僅沙特國內媒體對此諱莫如深。如果消息屬實,這將是迄今為止以沙兩國最高級別的官員會晤,但沙特外交大臣已在社交媒體上發文否認,會面是否存在再次變成了羅生門。

  蓬佩奧行程引發多方抗議

  本月18日到20日,蓬佩奧對以色列進行訪問,並參觀約旦河西岸的普薩迦酒莊和戈蘭高地,而這兩個地方一直是巴以衝突的焦點。巴勒斯坦解放組織執委會成員阿什拉維一針見血地指出,巴勒斯坦將就蓬佩奧違反國際法的行為向聯合國正式提出申訴。她表示,對約旦河西岸的訪問是『即將卸任的美國政府的最後掙紮』,蓬佩奧在為自己的政治野心鋪路。整個世界都需要從『特朗普遺產』及其所造成的混亂中恢復,巴勒斯坦期待與負責任的國家合作。

  △巴勒斯坦民眾在希伯倫抗議蓬佩奧的到訪圖片來源:網絡

  蓬佩奧的舉動也引起敘利亞方面的強烈不滿。敘官媒指出,蓬佩奧的行為充滿挑釁,是在公然侵犯敘利亞主權。

  再看土耳其。早在今年7月,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簽署總統令,將聖索菲亞博物館改回清真寺,此舉曾遭到蓬佩奧的公開反對和批評。而本次在與土耳其東正教領袖見面時,蓬佩奧表達出他對『宗教自由的堅定立場』並討論到土耳其的宗教問題。對於這樣的行程安排,土外交部發表聲明予以譴責,反脣相譏。聲明強調,該行程安排是『極端不合適的』,建議美國『先照照鏡子』,對於自己國家違反人權的行為,比如種族主義、伊斯蘭恐懼癥、仇恨犯罪等等,也應該保持『必要的敏感』。

  此外,土耳其數十位民眾在伊斯坦布爾舉行示威活動,抗議蓬佩奧的本次訪問,甚至高喊『打倒美帝國主義』、『美國佬回家去』等口號。

  △17日,蓬佩奧訪問伊斯坦布爾之際,數十名土耳其人抗議示威。圖中左邊示威者手中的標語為土耳其語,意為『只有一顆牙齒的怪物』,右邊示威者手中的標語為『美國:謀殺數百萬穆斯林的凶手』。圖片來源:美聯社。

  而蓬佩奧訪問阿聯酋的推特消息下面,網友的評論是這樣的:

  網友NewGeneration_Advocate:有史以來最差國務卿。

  (阿拉伯網友)Fakhar Yousafzai:這不是為了地區穩定,你的政策毀壞世界,讓世界不穩定。

  網友sandy anderson:很高興60天之內他就得走了。

  蓬佩奧為何在中東『遇冷』

  凡事有因必有果。特朗普執政以來所奉行的中東政策和外交策略,已經注定了蓬佩奧今日之境遇。

  土耳其作為中東大國和北約成員國,原本是美國的『拉攏對象』。自2016年7月土耳其發生未遂政變以來,土方認定政變是由土宗教人士居倫所策劃,但在從美國引渡居倫的問題上,土耳其屢次碰壁引發隔閡。此後,在敘利亞戰場、庫爾德武裝以及土購買俄羅斯S-400防空導彈系統等一系列問題上,兩國在分歧和爭執逐漸加大的同時『漸行漸遠』。

  △10月16日,土耳其疑似試射S-400此舉遭美國強烈譴責圖片來源:網絡

  而在巴以問題上,美國一方面拋出所謂的『世紀協議』,支持以色列建都耶路撒冷以及承認其在約旦河西岸猶太人定居點擁有『主權』。這份看似倡導和平的協議,實則是特朗普政府為了拉攏以色列以及美國國內猶太團體的支持,而拋棄了巴勒斯坦人民的利益。此舉不但招來中東多國的大規模示威游行,也引起阿拉伯世界的廣泛譴責和不滿。

  △巴勒斯坦民眾大規模游行示威反對『世紀協議』圖片來源:網絡

  此外,近年來美國試圖打造『中東新格局』,即聯合以色列和阿拉伯盟友共同對抗伊朗。暫且不說阿以之間由於歷史等諸多原因,仍然對彼此有很深的顧忌,雙方在重點關切問題上難以達成一致,就連美國試圖組建所謂的『波斯灣護航聯盟』,在地區內也是響應者寥寥。反觀伊朗,美國的極限施壓和嚴厲制裁並未傷及根本,伊朗更是在許多地區問題上,爭取到包括中東國家在內的國際社會支持。

  △美國的『中東新格局』試圖打造圍堵伊朗的聯盟圖片來源:網絡

  從阿聯酋和巴林兩個海灣國家相繼與以色列建交以來,盡管美國現任高官始終在鼓吹沙特即將在短時間內與以色列建立外交關系,但就在蓬佩奧訪問沙特前幾天,沙特外交大臣費薩爾·本·法爾漢再次強調,沙特將繼續堅持多數阿拉伯國家的一貫立場,即在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衝突得到解決和巴勒斯坦國正式建立前不與以色列建立關系,直接否定了美方的說法。

  單方面退出伊核協議並極力施壓伊朗、逐年加大中東地區軍售的同時又宣布從伊拉克、阿富汗的撤軍計劃、特別是在今年年初公然在伊拉克暗殺伊朗革命衛隊聖城旅指揮官蘇萊曼尼,直接導致中東徘徊在戰爭邊緣,也讓美國在中東地區的引以為傲的眾多『盟友』人人自危。頻繁破壞國際准則的美國考慮的不是中東的和平與穩定,而是為了一己私利,試圖撕裂和打破中東現有格局,將其再次變成『火藥桶』。

  △在中東『遇冷』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來源:網絡資料圖

  事實上,正是特朗普政府隨意挑起地緣政治爭端和蔑視外交共識的政策使得近年來中東混亂異常,甚至連卡塔爾外交危機背後都有美國攪局的身影。特朗普、蓬佩奧等美國政客所奉行的極端政策,其根本目的是激化地區矛盾,從中獲益。正如伊朗外長紮裡夫近日所言:『特朗普的外交政策是美國歷史上最失敗的外交政策之一。美國作為一個強大的國家,其采取的方式卻是迫使許多人出於害怕而采納它的意見。毫無疑問的是,蓬佩奧先生也將被認定為美國歷史上最糟糕的國務卿。』而英國金融時報曾經刊登的一篇文章,它的標題則更直觀地詮釋出為何蓬佩奧的『告別之旅』顯得如此淒切——《整個世界都將為特朗普的中東政策付出代價》。

  (總臺記者李健南顧玉婷唐湘偉張雨辰王威李超)

責任編輯:楊金光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