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國際  >  天下博覽
搜 索
看,那些奮斗在『一帶一路』上的建設者
2022-09-22 16:27:22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極光新聞

  『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以來,中國堅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則,把基礎設施『硬聯通』作為重要方向,把規則標准『軟聯通』作為重要支橕,把同共建國家人民『心聯通』作為重要基礎,推動共建『一帶一路』高質量發展,取得實打實、沈甸甸的成就。通過共建『一帶一路』,中國還構建了廣泛的朋友圈,實現了同共建國家互利共贏。

  數據顯示,截至今年4月,中國已與149個國家、32個國際組織簽署了200多份共建『一帶一路』合作文件。2013年至2021年,中國對共建國家直接投資累計1613億美元,為當地創造34.6萬個就業崗位。

  這其中,一大批國有企業在共建『一帶一路』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中國建設者夜以繼日埋頭苦乾,奏響共建『一帶一路』的最美和聲。

  作為第一批『走出去』參與境外項目合作的國有企業,中信建設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中信建設』)牢牢抓住『一帶一路』倡議帶來的重要戰略機遇,在海外實施建設了多個重大項目。近日,本報記者采訪了中信建設的幾位工作人員,讓我們一起走近那些奮斗在『一帶一路』上的建設者。

  在阿爾及利亞建高速——

  『難啃的骨頭纔是最香的』

  8月29日清晨,在一處幾十米長的填方路段前,季宗禮停下了腳步,並向記者透露一個『秘密』:『這裡的每一顆土礫,都是從幾十公裡外運來的。』

  今年38歲的季宗禮,現任阿爾及利亞東西高速東標段84公裡項目的項目總工。他告訴記者,所謂填方,指的是路基表面高於原地面時,從原地面填築至路基表面的土料體積。『事實上,能在那麼遠的地方找到土料,已經算是幸運的。』季宗禮的思緒慢慢回到了4年前。

  『季總,快來看看,這石頭怎麼變樣了!』2018年初,項目剛開工沒幾天,接到報告的季宗禮一下子緊張起來。

  他趕忙衝到施工現場,定睛一看,在雨水衝刷下,工人們從取土場挖出的硬石塊,全變成了松軟的爛泥巴。撿起一塊兒濕水不久的石頭,用大拇指輕輕一搓,一根泥條竟從石頭表面滑落,季宗禮不禁倒吸一口涼氣:這個項目絕對是塊難啃的骨頭。

  很快,實驗室結果給出了答案:這種石頭名為泥灰岩,風一吹就成渣,一遇水則成泥。更要命的是,經過重新評估,項目團隊發現,目前使用的取土場中,泥灰岩含量極高,實際可用填方量還不足三百萬立方米,這跟項目一千多萬立方米的總需求相差甚遠。

  『擺脫泥灰岩地質的最佳方案就是建橋,但業主卻一直堅持成本更低的填築土方的方式。』季宗禮告訴記者,項目團隊曾嘗試用摻有泥灰岩的土料做過試驗,可惜結果不盡如人意,施工一度陷入僵局。

  現有土料不合格,那就重新再找取土場!戴上鴨舌帽,背好斜挎包,手拿打蛇棍,那段時間,季宗禮與同事們每天都要去山中『探險』。由於正值雨季,往往一腳踩下,就濺得他們一褲腿都是泥。

  起初,幾乎每天,大家都是乘興而去、敗興而歸。『難啃的骨頭纔是最香的!10公裡范圍內沒有,就將范圍擴大到20公裡,再不行就30公裡。』季宗禮並未氣餒,而是著手更改搜尋計劃,想方設法提振士氣。

  功夫不負有心人。歷經半年等待,在距離項目30多公裡遠的地方,季宗禮找到了一處合適的取土場。『盡管運距較遠,但這意味著項目的關鍵環節已經打通。』季宗禮頓感如釋重負。

  『在阿爾及利亞施工,最害怕啥?』記者追問。

  『最怕下雨!』為什麼?阿爾及利亞從9月算起,就進入了長達8個月的雨季,暴雨會導致土料浸水、便道受損,若做不好防護,當天的施工進展很可能要『歸零』。『直到現在,只要一聽到雷聲,我們所有人就像聽到「命令」一樣,全都扔下手裡的活,第一時間跑到取土場,拿篷布蓋在土料上。』季宗禮說。

  截至目前,項目已經完工52公裡,剩餘工程預計今年底完成。全長1216公裡的阿爾及利亞東西高速即將全線貫通。

  今年6月,一次偶然的機會,季宗禮見到了阿爾及利亞特萊姆森省一家櫻桃園的園主邁赫迪。『有了東西高速,我的櫻桃園規模擴大了整整3倍,櫻桃品種也從3種增加到10種。等到全線通車後,我就能駕車去國外旅游了,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邁赫迪的話語中飽含期待,這讓季宗禮欣喜不已。

  『在國外這麼多年,有時也想安靜地休息幾天。』季宗禮說,『但現在,我不想停下來,我要加倍努力,讓阿爾及利亞人民早日享受到高速貫通帶來的便利。』

  在烏茲別克斯坦建工廠——

  『那幾年時光,是我最難忘的人生經歷』

  『你瞧,我這頭發,就是那時候變白的。』8月29日,談及在烏茲別克斯坦的幾年經歷,曾任德赫卡納巴德鉀肥廠一、二期項目經理的劉傑,打開了話匣子。

  2009年7月的一天,還在安哥拉某項目部工作的劉傑突然接到公司急電:要他立即回國。回國後,劉傑得知,烏茲別克斯坦鉀肥廠一期項目急缺人手,公司決定派他擔任項目經理。

  『項目經理的活,我從沒乾過,真的能行嗎?』他坦言,自己其實心存疑慮。屋漏偏逢連夜雨,此時項目總工期僅剩10個月,但初步設計方案卻遲遲得不到業主批准。此情此景,即便經驗老到的項目經理都要花費許久思考對策,就更別提劉傑這個新手了。

  可以選擇退縮嗎?『這將是全中亞地區第一個鉀肥廠,當地老百姓翹首以盼,我們不能讓他們失望。』劉傑暗自打氣:只要堅定地往前走,就一定能成功!

  他堅持每天跑現場觀摩學習,一待就是六七個小時;對於搞不懂的問題,他虛心向身邊人請教,有時甚至會去網絡論壇『討學問』。『人家都說「初生牛犢不怕虎」,而我這頭「老牛」也要做到無所畏懼。』劉傑打趣道。

  在項目團隊的共同努力下,沒多久,新版設計方案得到了業主批准,10個月的緊急趕工拉開帷幕。但就在各項工作齊頭並進之時,攔路虎又一個個冒出。

  一天深夜,熟睡中的劉傑被一陣喧鬧聲吵醒。原來,在尾鹽濃密機試運行過程中,濃密機脫氣槽突發冒槽,造成物料沈積、堵塞。怎麼辦?拿機具清堵?『脫氣槽內的母液足有1.2米深,這種情況,機具根本無法使用。』眼看物料越積越多,劉傑果斷作出一個決定:人工清堵。

  拿起振動棒,劉傑赤腳跳進脫氣槽中:振搗、掏泥、高壓槍衝洗……忙完後,已是凌晨4點。劉傑說,當時根本來不及多想,『自己是鉀肥廠項目的第一責任人,關鍵時刻肯定要衝上前。』

  臨近投料試車,劉傑意外發現,膠帶機的皮帶卻經常跑偏。為了使裝置早日投產,劉傑一馬當先,抓起曬得滾燙的皮帶扛在肩上,准備采用最原始的方法——人工糾偏。現場工作人員先是一愣,隨後立刻明白了他的意圖,也有樣學樣,手拉肩扛地一起將跑偏幾十米長的皮帶拽正了。大家死死拽住皮帶一連數小時,直到手心磨破、肩膀通紅都不肯松手。當天夜裡,劉傑又熬夜加班,找到了解決對策。

  整整一年時間,劉傑帶領項目團隊交出了一份圓滿答卷:全面完成總面積逾20萬平方米的工廠建設,創下了國際鉀肥廠建設、投產的新紀錄。

  乘著『一帶一路』的東風,鉀肥廠一期項目順利完工後,烏茲別克斯坦迅速上馬二期項目,繼續由中信建設承建,中國進出口銀行提供資金支持。『現在,就連城鎮發展重心都開始向我們這邊靠近了。』劉傑介紹,鉀肥廠的建設,給德赫卡納巴德市帶來了經濟繁榮,受到當地老百姓的熱烈歡迎。

  45歲的斯羅奇是項目部在當地聘用的一名司機。一次,項目部打算派斯羅奇去離家較遠的昆格勒市工作。但他覺得家裡孩子小、往返路途遠,故而提出漲薪。綜合考慮後,劉傑爽快地答應了。

  但隔天一早,斯羅奇卻慚愧地說:『工資不用漲了。』原來,聽到兒子的『好消息』,斯羅奇的老父親對他一通訓斥:『這幾年,家裡新蓋的房子、添置的新車,哪一件不是靠中國朋友纔掙來的。現在人家需要你,你居然還要起錢來了。做人不能不講義氣!』

  『聽了這段話,心裡真的很感動。』劉傑說,他真切感受到了當地人的善良與淳朴。『現在一有時間,我常翻看過去的老照片,會感到莫名的激動,那幾年時光,是我最難忘的人生經歷。』

  在哈薩克斯坦修公路——

  『業主對「中國標准」豎起了大拇指』

  8月30日,接受記者采訪前,哈薩克斯坦KB公路改造項目工程部副經理劉煜主動將時間定到了午休時段:『不好意思,現在哈薩克斯坦不是太熱,正是施工的黃金季節,也就中午能稍微喘口氣。』

  『想在這裡乾活,就得一切聽溫度計的。這裡春有風沙、夏有高溫、冬有嚴寒,每年施工有效期也就半年左右。』平日不善言辭的劉煜,一談到工作,就停不下來。

  他告訴記者,KB項目是一個舊路昇級改造項目,由雙向兩車道昇級為雙向四車道。『雖然沒有大型橋梁、隧道,但全線裡程長、工程量大,特別考驗建設管理單位的組織協調能力。』

  萬事開頭難。2017年,初到哈薩克斯坦,劉煜面對的是『一無所有』。

  一般情況下,大規模施工前需具備『三通一平』的基本條件,即平整場地和水通、電通、排污通。但由於工期吃緊,在營地尚未完工的情形下,率先進場的建設者們不得不『先生產後生活』,十幾個人擠住在附近鎮上一戶居民家中。

  鎮上極度缺水,無論洗漱、吃喝,大家用的水都是色澤微黃、帶有異味。洋蔥、胡蘿卜、土豆、西紅柿則是餐桌上的『四大天王』。『當地人多食肉,蔬菜賣得很少,想買齊這幾種食材,我們還要等當地舉辦自發性集市纔行。』劉煜說。

  『這些生活困難,其實早就有心理准備,我們都能克服。』但項目建設中層出不窮的新問題,一度讓劉煜感覺快要招架不住。

  『哈薩克斯坦的公路行業規范沿用的是幾十年前的標准。』劉煜舉例解釋,例如,如今的雙鋼輪壓路機在重量等施工性能方面已有很大提昇,業主卻堅持按照原來的規范要求,使用小噸位壓路機。

  雙方在施工理念上的分歧,導致前期設計審批異常困難。面對這一困境,劉煜主動求變,決定先做一條200米的試驗段,借助樣板式的施工工藝和施工質量,說服業主。

  做個試驗段,說起來簡單,但做起來難。因為項目90%以上的工人都是當地人,且大多數從未接觸過中國施工標准與施工技術,試驗段最終能做成什麼樣,劉煜心裡也沒底。

  再難也要一試,全面的教學勢在必行。那段時間裡,反復的室內動畫演示、現場技術實操演練,佔據了劉煜與攻堅團隊可利用的每一分鍾。到最後,幾位『中國師父』還克服了語言障礙,學會用簡單的俄語進行交流。『隨著試驗段質量完全達到驗收條件,業主對「中國標准」豎起了大拇指。』劉煜自豪地說。

  『從技術管理、資源組織到拌和站生產、現場瀝青攤鋪,項目90%以上的工作都是由哈薩克斯坦籍員工完成。』劉煜說,這為企業後續探索海外項目管理新模式提供了寶貴經驗。

  隨著同事的呼喊聲響起,劉煜滿懷歉意地結束了采訪:『不好意思,咱們找機會下次再聊。』說罷,他匆匆奔向屋外,繼續『趕工』去了。

  本報記者劉樂藝

責任編輯:邱浩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