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國際  >  東瀛傳真
搜 索
東西問 | 小島康譽:『精絕國』是如何重見天日的?
2022-09-23 06:17:09 來源:中新網  作者:

  中新社北京9月22日電題:『精絕國』是如何重見天日的?

  ——專訪『中日共同尼雅遺址學術考察』日方隊長小島康譽

  作者蘇婧欣朱晨曦

  位於中國新疆民豐縣的尼雅遺址是《漢書》所記載的西域三十六國之一的『精絕國』故址。1988年,中國與日本合作開展『中日共同尼雅遺址學術考察』,從該遺址出土的文物『五星出東方利中國』漢代織錦護臂(又稱『五星錦』)被譽為20世紀中國考古學最偉大的發現之一,堪稱『國寶中的國寶』。『精絕國』如何在中日專家的共同努力下重見天日?尼雅遺址的考古發掘背後有哪些兩國的交流故事?『中日共同尼雅遺址學術考察』日方隊長小島康譽近日就此接受中新社『東西問』專訪。

  現將訪談實錄摘要如下:

  中新社記者:您在中日共同尼雅遺跡學術考察中擔任日方隊長,背後有何機緣?

  小島康譽:1986年我到新疆參觀克孜爾千佛洞,認為它是『人類共同的文化遺產』,遂以個人名義捐贈了修復資金。翌年,我在日本組建『日中友好克孜爾千佛洞修復保護協會』,並於1988年至1989年間向新疆文化廳捐款共計1億多日元。

  在協助修復克孜爾千佛洞時,我聽說新疆共有三個重要的遺址,即樓蘭、克孜爾、尼雅。其中,樓蘭遺址已經完成初步考察,克孜爾千佛洞也已開始修復,唯有尼雅遺跡尚未正式進行考察。於是我便提議由日中兩國『共同考察』尼雅遺址。後經批准,『日中共同尼雅遺址學術考察』的第一次考察於1988年10月至11月開啟。我們騎著駱駝花3天時間纔到達遺址中心的佛塔,大考察正式拉開序幕。

  考察隊騎駱駝深入大漠深處。受訪者供圖

  中新社記者:中日兩國語言不同,文化存在差異,雙方考察隊如何進行合作?

  小島康譽:日中雙方首先通過多次簽署協議,正式確認考察名稱與內容、並約定考察費用和保護合作費由日方承擔、出土文物歸中方所有、考察成果由雙方共享,遺跡的測量、發掘、研究等工作由雙方共同完成。

  民族、文化各不相同的國家共同進行考古活動並不容易。為此我們制定了『友好、共同、安全、高質、節約』五大原則,每當意見產生分歧時,雙方都會回到這些原則並進行調整。每次實地考察開始前,我們都會在烏魯木齊多次協商。在遺跡現場,每天晚飯後也會確認當天的考察報告和第二天的計劃。

  『五星出東方利中國』漢代織錦護臂。受訪者供圖

  中新社記者:新疆給日方考察隊留下哪些印象?日本人眼中的『西域』是什麼樣子?

  小島康譽:在嚴酷的沙漠遺跡中考察,有人生病,有人因從駱駝上摔下來而骨折。日本沒有如此廣袤的沙漠,所以也有人對沙漠懷有憧憬。大部分日方隊員都喜歡上了充滿多民族文化的新疆,但也有人對沙漠中單調的飲食感到困擾。

  與日本作家井上靖的《樓蘭》、以及高僧鳩摩羅什和玄奘頗有因緣的西域,是在日本廣為人知且令人憧憬的地方之一。日中聯合制作的電視節目《絲綢之路》也在日本引起很大反響。不過這都是老一輩的印象,最近大家提起西域,最深刻的印象應該是『一帶一路』中『絲綢之路經濟帶』上的重鎮。

  中新社記者:尼雅遺址出土的『五星出東方利中國』漢代織錦護臂被譽為20世紀中國考古學最偉大的發現之一。您能否回憶一下當年文物出土時的情況?

  小島康譽:1994年我們取得了由中國國家文物局頒發的發掘許可證,這是中國國家文物局首次向中外聯合考察隊發出發掘許可。我們從當年的第六次考察開始對遺跡進行發掘。1995年10月12日,在第七次考察時,我們在前往遺跡北部的途中發現了從沙漠中裸露的部分木棺,與曾發現的幾處裸露的墓地明顯不同。在中方學術隊長、時任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王炳華指揮下,我們謹慎地進行發掘。1995年10月14日,終於迎來開棺日。時任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長於志勇把蓋子稍稍掀起,向棺內探查時讀出『王侯合婚千秋萬歲』這幾個字,當時包括我在內的雙方隊員都舉起拳頭歡呼。這便是出土了包括『五星錦』等多個珍貴文物在內的王侯貴族墓地。但為保護該遺跡,我們僅發掘了六具棺木。

  中日雙方隊員打開木棺的瞬間。受訪者供圖

  當天晚上,宿營地被異常的興奮所包圍。中方隊長、時任新疆文化廳文物處處長岳峰接連和我乾杯,我那天一口氣喝了好幾杯平時不喝的白酒。當時我想,這是自1988年日中共同開展尼雅遺址學術考察以來最好的一天,這要感謝雙方全體人員的共同努力。直覺告訴我,出土的是反映西域與中原王朝在政治、經濟、文化方面密切關系的國寶級文物。中國媒體對那次發掘做了大量報道。截至1997年,我們對該地進行了9次實地考察。

  尼雅考察也得到日中兩國多所機構的各領域專家的幫助。從發現『五星錦』開始,我們逐步探明西域三十六國之一的『精絕國』的全貌。由日中雙語書寫的報告書,共3卷、重7公斤,在北京大學、日本佛教大學的國際研討會上發表,考古發掘的文物也在國際文物展上展出。出土文物『五星出東方利中國』漢代織錦護臂被中國國家文物局選為『禁止出國(境)展覽文物』。

  2018年,新疆博物館舉辦《尼雅·考古·故事——中日尼雅考古30周年成果展》,國寶級文物『五星出東方利中國』錦護臂吸引眾多參觀者。劉新攝

  中新社記者:您如何看待國際考古合作?今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您對未來中日考古合作有哪些期待?

  小島康譽:21世紀被稱為國際合作的世紀,但現實卻是世界紛爭和戰爭頻發。我認為保護與研究世界遺產對人類來說不可或缺。不僅是考古,其他領域的國際合作也越來越重要。新疆的世界文化遺產、世界自然遺產以及非物質文化遺產也會在今後愈顯重要。

  我第一次訪問中國是在1972年9月29日日中邦交正常化之後。那一年10月,我參加了在廣州舉行的中國進出口商品交易會,1982年我訪問了新疆,所以今年也是我訪華50周年,赴新疆活動40周年。在我心中,新疆是一個多民族的、可以實踐各領域國際合作的、有數百位好朋友的第二故鄉。

  關於新疆,有很多日本人感到迷茫。我作為新疆的老朋友,也為日本人了解新疆略盡綿薄之力,出版了《新疆世界文化遺產圖典》《中國新疆36年國際合作實錄》等書籍,參加中國駐大阪總領事館舉辦的『新疆是個好地方』等活動,並通過博客、演講等,在日本介紹發展中的新疆。

  日中共同尼雅遺址學術考察曾獲眾多榮譽,今年再度閃耀。2月上旬,來自日本等國的60餘名外國記者走進中國國家大劇院,觀看了以尼雅遺址發掘『五星錦』為題材創作的大型舞劇《五星出東方》,日本最大的中國新聞網站Record China對此進行了報道。我認為,『日中合作考古發掘』對於日中關系來說是一個積極話題。我希望在文化遺產保護研究方面能以友好為基礎,增進日中兩國相互了解,增加兩國的互動。

  舞劇《五星出東方》。易海菲攝

  受新冠疫情影響,自2020年起,我沒能再次前往新疆。我在新疆的文化遺產保護研究工作以及通過頒發獎學金助力人纔發展的工作也未正常進行。我樂於見到新疆朋友通過上述兩項工作收獲喜悅,我想這就是我心中『大愛無疆』的精神。

  人與人之間很難完全相互理解,更何況是在歷史、民族、思想各不相同的國家之間。但正因為如此,我們纔應該為此而努力,今後我也會繼續為日中兩國的相互理解奉獻微力,促進我的第二故鄉新疆更加榮光。(完)

  受訪者簡介:

  小島康譽,日本淨土宗僧侶,日本佛教大學客座教授,日本佛教大學尼雅遺址學術研究機構代表,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政府顧問,烏魯木齊榮譽市民,新疆大學名譽教授,清華大學客座研究員,曾獲中國『文化交流貢獻獎』。他1942年生於日本愛知縣,從1982年起到訪新疆150餘次,先後支持新疆克孜爾千佛洞的保護修復事業和尼雅遺址、丹丹烏裡克遺址的考古工作,並在新疆大學設立『小島康譽獎學金』,為新疆捐建了5所中日友好希望學校。

責任編輯:焦志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