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國際  >  東瀛傳真
搜 索
日美合謀『抗衡中國』背後各懷心思,這些動向需警惕
2023-01-20 09:19:00 來源:中新網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極光新聞

  中新網1月20日電(記者 孟湘君 陳天浩)拜登政府上臺以來,為配合其『印太戰略』,G7國家持續深化軍事安全合作。近日,G7一員日本的首相岸田文雄,就出訪G7多個成員國,大敘『盟友情』。

  然而,這些軍事安保合作,建立在損害亞太地區和平穩定的基礎上。無論日美等國究竟想下一盤什麼樣的棋,廣大亞太國家都反對亞太地區被危機和分裂裹挾。

  中新網記者邀請遼寧大學日本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員陳洋、華東師范大學政治與國際關系學院教授約瑟夫·格雷戈裡·馬奧尼,對日美深化同盟關系,共謀推進『印太戰略』展開解讀。

  精心籌備『大秀』

  諸多議題搬上桌

  不得不說,岸田對自己耗時一周的外交『大秀』准備充足。他可謂鉚足了勁,向盟友們全方位展示日本有多『配合』。

  在法國,岸田與法總統馬克龍會晤,將法國定位為特別伙伴。岸田在此訪的首國,就迫不及待強調『基於自由開放的國際秩序』,在『印太地區』合作。

  在意大利,岸田與意總理梅洛尼握手,兩國同意互為戰略伙伴,創設安保政策磋商機制,就『歐洲與印太』地區加強安保合作。

  在英國,岸田與英首相蘇納克會談後簽署《互惠准入協定》(RAA),推進日本自衛隊和英軍部隊聯訓及在彼此領土上駐軍。

  在加拿大,岸田與加總理特魯多會面,重點之一是『圍繞加強海洋活動的中國』展開安保合作。岸田贊揚加拿大版『印太戰略』,特魯多則對日本大幅增加防衛費和強化防衛力表示支持。

  岸田此訪最後一站也是外交『重頭戲』,安排在美國。他與美總統拜登會晤後發表聯合聲明,宣揚所謂『印太戰略』當中日美同盟的重要性,並表示兩國就『最大戰略挑戰』加強合作。

  岸田還就日本安保政策的重大轉變向拜登『匯報』,得到後者歡迎。拜登強調,美國『將完全履行對日防衛相關職責』。

  日美首腦此次聊到的議題,有哪些?

  一、在經濟安保領域深化合作,包括人工智能(AI)、半導體、量子等尖端技術的研發。據稱,美國要求日本在尖端半導體方面限制對華出口。

  二、在對敵攻擊防衛力方面,就開發和運用摧毀他國疆域內導彈基地等的日方能力加強合作。

  三、在供應鏈和產業鏈方面擴大合作。

  四、在能源領域,探討就加強核能發電和液化天然氣(LNG)等達成共識。

  五、在太空領域,商討將《日美安保條約》第五條適用范圍擴大到太空。

  六、商討應對朝鮮問題、烏克蘭局勢,並談及臺灣問題。

  七、確認加強G7合作,推進實現G7廣島峰會成功舉辦。

  『抗衡中國』

  日美合謀各取所需

  日美兩國既有共同目標,也有各自的小心思。日媒一眼看出,此次會談的重點之一,就是『抗衡中國』。

  對此,陳洋對中新網記者表示,以日美兩國采取相同措辭『最大戰略挑戰』來定位中國,首先就反映出了兩國對華共同的認知定位。基於這種相同的認知,日美正協調一致、深化合作來對抗中國。

  從美國的角度來講,更多地是出於維護自身霸權的目的;從日本的角度來講,則是為了配合美國戰略部署,以及通過拋出一個新口號來推進自身強軍擴武等。

  陳洋指出,日美對在新興技術領域與中國競爭存在焦慮情緒,不得不合作應對中國,以防中國未來成為某些技術領域的引領者、規則制定者等。

  『我確實認為美國正在鼓勵日本軍事化』,馬奧尼則指出,美國這樣做一方面是要『挑釁中國』,一方面是要強化美國領導的『印太』概念。即使在同為美國盟友的日本和韓國間,美國也並不介意兩國可能造成摩擦,因為其可以以各種方式利用這些緊張局面。

  馬奧尼還分析稱,美國有意向日本出售更多武器,因為將武器銷往全球,是美國經濟發展的重要組成部分。日本引進美國『戰斧』導彈,或許不止是出於安保需求,也離不開美國這個『推銷員』?

  總之,馬奧尼認為,日美深化同盟合作的種種舉動,讓亞洲國家『有些緊張』。

  陳洋則注意到,不光是日本,近來,G7和北約在積極配合推進『印太戰略』,不斷深化彼此間的安防合作、構建排除中國的供應鏈產業鏈,妄圖將陣營對抗思維引入亞太。

  他指出,這些舉動只會讓亞太充斥著冷戰思維和意識形態對抗,不僅無助於地區的繁榮穩定,也有違地區國家普遍追求和平發展的夙願。

  轉『盾』為『矛』

  為何需警惕日本?

  事實上,岸田出訪前,日本2022年底的幾個大動作,已引發亞洲國家普遍擔懮,如:

  ·通過新版《國家安全保障戰略》《國家防衛戰略》和《防衛力量整備計劃》三份文件,拋棄『專守防衛』原則

  ·提出將致力於擁有所謂『對敵基地攻擊能力』,從防衛轉為進攻

  ·2023至2027財年大增防衛費開支,總額將增至約43萬億日元

  陳洋分析稱,上述舉措不僅意味著戰後日本安保政策發生根本性轉變,也意味著日美同盟關系進入新階段,即從美國作為『矛』、日本作為『盾』,轉為日本兼具『矛』與『盾』功能。

  特別是日本政府明確今後要將防衛費提昇至GDP的2%以上,意味著該國逐漸突破和平憲法限制,朝著成為一個軍事大國前進。測算顯示,若防衛費達GDP2%以上,日本將成為全球軍費開支第四大國。

  陳洋表示,戰後至今,日本在政治外交、經濟文化等領域深受美國影響,在發展本國軍備方面前,必須獲得美國點頭。

  近年來,美國綜合實力不斷衰退,但為繼續維護自身霸權,其開始越來越多地要求和鼓勵盟友分擔更多責任義務。這次日政府決定大幅提昇防衛費,可以說是以另一種方式回應了美國的訴求。

  陳洋進一步指出,日本實際是『印太戰略』的積極執行者和推動者。這個國家強軍擴武,既有美國『指導』,也有自身意願。

  雖然按照《日美安保條約》,作為盟友的美國對日本有保護義務,但美軍從阿富汗倉皇撤離等事件,讓日本深切感受到美國『關鍵時刻從來都只顧自己,不管盟友』。因此,日本積極發展軍力,也是為了避免未來經歷類似於『喀布爾時刻』『西貢時刻』的尷尬。

  而在馬奧尼看來,日本不光被困在中等收入陷阱中,也陷入了『中等力量陷阱』。其在安全方面依賴於美國,無法實現獨立的外交政策。他認為,岸田政權可能『厭倦了對美國唯命是從』,正專注於以實現中間目標為跳板,為東京的外交政策增加靈活性。

  陳洋強調,考慮到日本曾發動過給周邊國家和人民帶來沈痛災難的侵略戰爭,以及日本至今仍未對侵略戰爭徹底反思,需對其在安保防務領域的動向保持警惕。(完)

責任編輯:邱浩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
頻道推薦